第11章:松贞玉刚
作者: 冰清玲章节字数:3146万

此时唐毅手中的断水已经飞出,直接将触手一斩两半。李建山见状,冲了上去,将水手一把拉住。待有其他触手伸过来想要将李建山和水手一起拉下水的时候。李建山软刃狂砍了五六下,将触手砍断。

就在所有人松了一口气忙着分吃蜂蜜的时候。突然有几只在空中异常忙碌的花蜂向队伍俯冲下来。

“那又如何,比起你还是差得远不是吗。”‘红发’攻击不停的说。

…………

因为他清楚,这里,风波将至!

她的惊叫声让刚刚甜蜜回来的设有安饶推门的动作一僵,“怎么了怎么了?”

莫忻然气喘吁吁的站在冷冽的面前,然后抬了手,手链在手腕上海轻轻晃动着,“这个……是玉鉴吗?”见冷冽不说话,她抿了唇又问道,“为什么把玉鉴弄成这样?”

感觉到夏以沫的恍惚,龙尧宸看着她已经被冻得通红的手,眸光深谙的上前就拉住了夏以沫,什么都没有说的,拽着她就往停车场走去……夏以沫也就任由他拽着,当大掌将她的手握住的那刻,温热的触感一下子就碾进了心里,随着每走一步,就像有一辆坦克在心脏的位置挪动,震撼却又疼!

龙尧宸利眸看了眼神情出卖了她的夏以沫,视线拉回到前方的时候,缓缓说道:“不想回别墅,嗯?”

话到嘴边,夏以沫看着眼前的人,微微皱眉,脸上渐渐变成迷茫,她觉得这个人很熟悉,却又好像很陌生。

苏沐风听完,点了点头,和医生道谢后担忧的看着夏以沫……这两个多月,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需要我帮忙吗?”

“我们之间的条件你想通了吗?”

那是一种幸福的感觉……

想着,夏以沫来不及想什么,摁掉电话后就急忙往书房跑去,刚刚推开书房的门,脑海里徒然就想起了昨夜的事情,她有些尴尬的看了看,却发现,昨天迷乱中扫见的狼藉此刻已经不复存在,一切已经恢复,就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

“怎么回事?”苏沐风气喘的问道,“什么帖子?怎么会扯到我和沫沫?”

他知道,在那样的情况下,那种生与死一线之隔的惊恐会给她带来什么……可是,他别无选择。

“咚咚!”

段少洹轻眯了下眸光,咬牙说道:“时间短,行动迅速……老六什么时间这么不堪一击?”抬眸看向段震,“老头,龙尧宸不简单。”

中年女人翻翻眼睛,本来不好的脸色看到莫忻然后,猛然一亮,“欸……你认识她是吧?那正好……”她一手插了腰,另一手摊开手掌在莫忻然的面前,“麻烦你把她这个月的房租还有水电煤气费给付清了。”说着,她将一张纸塞到了莫忻然的手里,“说什么让我去这个地方拿她的工资付清……”她一副受不了的翻翻眼睛,“不是看她可怜,我怎么可能租给她?!”

“你要忙就不用管我们了。”莫忻然笑脸盈盈的说道,挑着眉和冷冽轻轻扇动了下睫羽,样子透着娇俏,却又因着微扬的下巴也显露了一丝挑衅的傲娇。

这样的话,仿佛宣誓,又好似在告诉自己……失去,不过都是暂时的!

刚刚的气势,由于龙尧宸突然转头,目光深鸷的扫来后,夏以沫再也辩驳不下去了,声音到最后,已然成了蚊子哼哼,就连她自己都听不到自己说了什么。

夏以沫此刻想死的心都有了,要不要这样狗血?还一晚上两次?

龙尧宸轻倪了眼龙天霖,对于他肆意的挑衅冷漠的不予理会,只是径自跨步上前,直到夏以沫的面前站定,沉冷的声音就好似地狱里传来一样的缓缓说道:“我追你出来,一直在找你,知道吗?”

“天霖可以应付!”龙尧宸说是这样说,可是,眉宇间却有着他不自知的微微担忧若隐若现。

夏以沫好似找到了定心丸一样,她急忙打开手机,手指有些微微颤抖的拨出了龙天霖的手机,害怕而紧张的她甚至忘记了自己打电话也是无法开口说话的。

病房的门被推开,龙天霖回头看了眼:“哥!”

龙尧宸心疼的拉着颜若晞的手,沉声说道:“我带你去医院。”

呵呵!

说着话的同时,龙尧宸的大手已经抓过了夏以沫的手,将她的一双手包裹在他的掌心里……

“我……”夏以沫顿了顿,突然负气的说道:“没有别的意思!”

“人再多……”劫匪甲一点儿压力都没有的说道,“也不过是我手下最终的尘灰……”

“砰——”夏以沫重重的摔到地上,她看着手里的引爆器,释然的一笑,就在龙尧宸和顾浩然,甚至乐乐奔到她跟前的时候,她眸光开始渐渐涣散的看着龙尧宸,喘气说道,“阿宸,好像背后有点儿疼……”

“警局那边刚刚来了消息,”李逸说道,“那小子死性不改的竟然又和一帮瘾君子混到一起,早上被晨扫的分队又给带到警局了。”

从那个冬天,他为了夏以沫的安全曝光自己身份开始,那个女人,就已经不可以被任何人伤害……谁也不可以!

说着话,凌微笑拿了电话给暗影拨了出去,“暗,今天发生了什么大事吗?”

龙天霖听了,笑了起来,很讨人厌,却又让人心慌的笑,“小泡沫,做女人有时候要懂得示弱……”顿了顿,见夏以沫脸色变了下,他喝着茶故意说道,“哥从记者会出来就去找若晞了,你知道吗?”

宋冉冉听着电话里“嘟嘟嘟嘟”的挂断音,气的脸都涨红涨红的,也直到此刻,她赫然想起来,她打电话是想要莫忻然给她设计衣服的,不是管她是不是哥的女人!

龙尧宸没有动,只是,看着雪的视线渐渐眯缝起来,两道锐利的寒光仿佛比外面的雪还要冷上几分。他薄唇渐渐抿成了一道线,仿佛,在隐忍着什么……

刑越这会儿站在那里也十分的尴尬,照道理说,这样的事情应该是霖少亲自通知宸少的,而霖少订婚,宸少也必定会到场的。可是,偏偏订婚的对象是……是夏以沫!

女人看完后,嘴角都扬起了笑,仿佛在看好戏一样的说道:“呦,她要嫁人,可惜……”她抬起视线看向龙尧宸,“……新郎不是你啊?!”

女人优哉游哉的绕过办公桌,在靠椅上坐下,手里晃动着请柬,不停的重复着这两句。

稚嫩的声音让夏以沫难过,可是,她明白,此刻的她已经别无选择。

四人在第一排的位置坐下,凌微笑看着这个场景,心里更是五味杂陈,恐怕,这里除了苏墨,龙潇澈和慕子骞都和她一样。

“我反对!”不大的声音,却让人听得真切。

最终,他的脚步站在了一座贯通齐亚岛南北的桥上遥望着东方的位置,那边……是齐亚岛开发的新型区,如今已经初落规模。那里有世界上前三的绯夜赌城,有龙帝国投资的全世界最大型的游乐场,这两个的落成,将会给齐亚岛带来一个飞跃的变化,到时候……

龙尧宸看着地上的话,薄唇不由自主的微微上扬了起来……

*

苏沐风穿着一条黑色的休闲裤,上面穿着一件圆领的t恤,外面罩了一件驼色的休闲夹克,格子的羊绒围巾随意的在脖子里围了个结,一个大大的茶色墨镜掩去了他透着复杂情绪的眸子,这样的他静静的在舞台的一角站立着,从观众席打向他的白光将他映照的如梦似幻,仿佛一切都是虚影……

是的,心情!

凌微笑早已经落下了泪,虽然,小麦不是她亲生的,可是,她和小麦的感情没有任何人可以取代,那样艰苦的日子,她们相依为命,她是那样的贴心和听话,就算被病痛折磨,她依旧坚强的去笑,不希望身边的任何人为她担心,可是,就在她开心的笑容下,大家都忽略了,她也有害怕,她只是不想表现……

掌声突然如雷鸣般传来,所有人都站了起来,对于这场饕餮盛宴全场嘘唏不已,直到后来的后来,许多在场的人每每一回想起这次的wing和spark的合奏,纷纷回味无穷……

夏以沫没有来后台,当龙尧宸他们决定来后台的时候,她没有跟来,只是说她在外面的大厅里等他。

可是,当她和苏沐风合奏的时候,在那一刻,她之前所有的想法都瓦解了,她觉得她也有她的悲伤,那样的悲伤隐忍了许久,不能宣泄,却在苏沐风的带动下,不经意的泄露了出来……

“唉……”

“咚咚!”

付兰芝出了店后就打了车去庄园,这会儿所有的通讯设备已经都没有办法使用。那个报道就像洗脑一样的不停的轮转着,侵占着所有人的视线,只不过一早上……整个齐亚岛就像是一样,将那个故事看完……各个等待着持续的更新。

这样的认知让夏以沫无奈极了,可是,却又没有办法,她耸拉着肩膀,脚步沉重的走在齐亚岛上,来来往往的人,没有一个人会去注意她。

“咚咚咚咚”的急促敲门声响起,顾浩然微微蹙眉,还没有来得及应声,门就被推开了,就见李逸一脸急色的走了上前……

“州长,提醒您九点在议府楼十二层开关于‘a市能源二次开发’的会议!”电话里,传来秘书助理甜美的声音。

乔治站在病房外,他嘴角苦涩的勾起一抹释然的笑意,他在一旁的休息椅上坐下,没有进去打扰,别人不懂沐风,他是懂他的,就算他有多恨苏家,多恨苏浩,他其实还是渴求什么的,就像此刻,难过了,自己的陪伴,到底抵不过苏浩,那是一份来自家人的支持和默默守护,这个是血缘,谁也没有办法替代……

“你……你的眼睛好吗?”向晚问话的时候有些小心翼翼。

因为夏以沫的眼睛的些微特殊性,当时那样紧急的情况下,只能用了向晚的,由于特殊情况,给向晚找到捐赠者的时候,时间已经有些晚了,也就造就了她如今弱视的现状,这样的情况不是看不好,但是,几率却小……

“啊……放我出去,我要见我姐!”夏宇抓狂的想要挣脱钳制着他的人,他不要戒毒,他不要过那种猪狗不如的生活,上一次戒毒的惨烈经历他再也不想经历一次,就算是死,他也要死在“冰心”下。

“谢谢龙爸爸!”乐乐道谢,随即尝了口,入口的美味让他眼睛随之放光,他点头,“很好吃!”顿了下,“我不是对龙爸爸的话产生怀疑,我只是关心妈咪。”

“是!”龙尧宸并没有回避乐乐的问题,“以前我和妈咪有些误会,妈咪带着你离开,我直到之前维也纳才找到她,但是,妈咪并不想回到我身边,我只能用你来牵制妈咪,你会怪我吗?”

他微微垂头,塞了口吃的,边理解着龙尧宸的话,边咀嚼着,过了一会儿,好像想到什么问题一般,突然说道:“那爹地呢?妈咪回到龙爸爸身边,乐乐也回到龙爸爸身边,爹地怎么办?”

龙尧宸眸光也正好看过去,深邃的墨瞳带着一丝诡谲的气息的和她慌乱的视线相对,只是瞬间,龙尧宸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意,他拉回眸光,依旧神色不动,云淡风轻的对乐乐说道:“嗯,快吃吧。”

乐乐顿时笑开,一脸的兴奋。

龙尧宸脚步微滞,回头看着有些不安的人,“我还有事情要处理,你放到书房好了,我冲个澡过去……”

夏以沫将一杯牛奶送到书房后回了卧室,她看着浴室玻璃门上透着的一个人影,随即撇过脸,抓着牛奶的杯子紧了紧,默默的喝着。

龙尧宸薄唇浅扬,就这样静静的看着夏以沫的睡脸忘记了进来本来的目的……时间在凝视中缓缓滑过,过了好一会儿,龙尧宸看着夏以沫又砸吧了下嘴,情不自禁的俯身,薄唇就敷在了柔软的唇瓣上……

夏以沫当时感动无以言表,而“苏夏”便成了乐乐的名字,只因为……没有苏沐风,就没有夏以沫和乐乐,而没有乐乐和夏以沫,就没有苏沐风的二次蜕变!

柔和而低沉的萨克斯的声音弥漫在整间酒吧内,龙尧宸坐在间,修长的手指擒着一杯红酒,每次回龙岛,他很多时间都会在这间酒吧里呆着,只因为,这里你随时都能喝到世界顶级的红酒。

龙尧宸下了楼,他没有再进酒会现场,而是径自去了地下停车场,找到了冥洛的车,看了眼锁着的车门,拿出钱包,从里面拿出一根极细的钢丝线,不一会儿功夫就将车门没有损坏的弄开了。

“王子!”电话里传来恭敬的声音。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3146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