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清心少欲
作者: 冰清玲章节字数:3146万

一下子……京师震动,天下哗然。

而这……恰恰是弘治皇帝所忧虑的事。

譬如在这军事研究所里,一支火铳,人们都希望它更为便捷,又希望,它拥有更大的威力,可这在从前,是无法想象的,原因无他,因为受限于材料的原因,当火铳威力越大,就需要放置更多的火药,可火药过多,威力加强,火铳的铳管若是不够厚重,就难免会有炸膛的危险。

“讲故事,最大的诀窍就在于,不但我们要让人相信,我们可以西进,可以将无数的土地,收入囊中,而且……我们讲故事的人,也要对这个故事,深信不疑!”

他无法确定,弘治皇帝什么时候能想起自己。

弘治皇帝一愣,看着方继藩。

事……是好事,说吧,谁给钱吧。

以后……看来这礼部,可以扬眉吐气了。

至于……刘瑾……

一下子,这寝殿里,安静了下来。

呃……呃……呃……

为了王守仁接触到太多的人。

王守仁已经穿戴上了通天冠和冕服,在这繁复的冕服之下,王守仁的脸有点不太自然。

王守仁架着墨镜,登车。

…………

弘治皇帝一愣,看了萧敬一眼,萧敬立即道:“陛下,太子殿下真是孝顺呀。”

他没料到,事情到这个地步,下意识的,他想要放声大吼。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皇帝必须出关,去见诸部首领,否则,必定大同内外,议论纷纷。陛下心心念念的宏图大计,可就彻底的完了。

弘治皇帝说罢,入城。

朱厚照道:“父皇,自打父皇上一次教诲了儿臣之后,儿臣一开始,很不服气,可事后细细思量,方才知道,这都是父皇的一片良苦用心,儿臣想到父皇总是操心着儿臣,儿臣心里便难受的不得了,儿臣历来不晓得规矩,率性而为,而今,已打算重新做人,再不敢让父皇为之忧心如焚了。”

方继藩道:“殿下,你太冤枉臣了,臣现在担心的,乃是陛下会盟的事。”

方继藩道:“吃了吗?用梵语,怎么说。”

人们啧啧称其。

似乎王不仕最大的承受限度,也只有敲锣。

只见邓健又叹口气道:“还有府上的三个少爷……”

这一吃,吃的王不仕要吐了,舍不得啊,可依旧还坚持着,唯恐自己吃的少了,糟践了这么多美味佳肴。

这威势……吓得王不仕两腿一哆嗦,差点要尿了。

邓健呜嗷一声,认清了事实,忍着腰间的疼痛,忙是翻身起来:“少爷力气又见长了,少爷越发有气吞山河的气概,少爷英明,少爷威武。”

刘健这些人,自觉地自己已经变成了老古董。

因为厂卫是干啥的?

只可惜……这天下,哪有这么多精于计算的人才,而且十之八九,还都被西山书院垄断了七七八八,撬方继藩的墙角,这不是找死吗?

方继藩便上前,行礼:“儿臣见过陛下。呀,太子殿下,这是怎么了?”

方继藩毫不犹豫道:“回陛下的话,诽谤太祖高皇帝,乃大不敬之罪,十恶不赦,形同谋逆,罪及三族。”

却见弘治皇帝果然怒不可遏的样子。

弘治皇帝看了方继藩一会,便道:“继藩未雨绸缪,果真是一番谋国之言。”

方继藩又想踹他一脚,可最终,还是犹豫了,心里叹了口气,这狗r的,这么多年,还是这一副德行哪,真是一点都没有变。

可是……这句话是对的。

这就是虚数,反正天知道具体的数目多少,直接用百、千、万的单位,至于到底是几千,是几万,或者,只是单纯觉得,霸气一点,用个万字,可实际上,却不过几百,也是有的。

所设的站点,也需进行调研。

这一句拜见,本是礼节,他是翰林侍讲学士,方继藩的身份,还不至他真正拜倒在地,行大礼。

或者,有人得了一笔横财,却捂的严严实实。

如今也没别的办法了。

弘治皇帝此时手舞足蹈。

重要的是,保定府,现在有银子修铁路了。

刘瑾死死的盯着朱厚照,眼里放光。

要知道,这厂卫历来是向皇帝负责的。

现在发行的,乃是一千万股,一股一两银子。

弘治皇帝微微笑道:“王卿家,交易中心的事,你略有耳闻吧。”

弘治皇帝皱眉:“那么卿家以为,会不会有这样的局面呢?”

带着几分久远的记忆,是那熟悉的味道。

“发出讯号,派人来,搜索,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方继藩道:“陛下……蒸汽火车,是花费了无数的心血才有了今日的投产,虽然这车,是太子殿下领的头所研发,可所动用的人力物力,都是惊人。不只如此,未来铺设铁路,都需训练有素的巧匠,才可做到万无一失。还有钢铁作坊里,无数的匠人就不必说了。”

外头,传来了靴子声。

那位公爵觉得头已有些眩晕了。

有侍从将舆图送到公爵的面前,公爵躺着,看到舆图徐徐的在自己面前展开,他双目深沉,凝视着舆图,接着,他长长的呼了一口气。

……

梁储苦笑,颔首:“老夫……明白了。既如此,那么你去回禀吧,这门亲事,自此断绝,梁刘两家,再无瓜葛。”

方继藩一头雾水,不知啥事,等看了奏报,方才道:“陛下,儿臣这徒孙……”

弘治皇帝想了想:“这些话,也有道理,妇人除了做女红,还能做什么呢?三纲五常,女主内,男主外,也罢……朕不说这些……免得你去张皇后面前,说什么闲话?”

因而,他稍有犹豫。

“够了!”弘治皇帝怒声呵斥,手一指:“滚出去!”

方继藩继续道:“小梁啊,论起来,我们也是一家人,谢就不必了,我方继藩,不会将你当外人看待的。”

那么,索性,就赏赐刘文华吧。

原来……昨夜太皇太后生命垂危。

所谓不守妇道,自然是因为这梁如莹抛头露面,前去学医。

弘治皇帝面上带着凛然,不禁勃然大怒,这女子无端端的被退了婚,可不是好玩的事!

他不禁吞了一口唾沫,期期艾艾的道:“陛下,我………草民,草民不敢隐瞒,这梁如莹,她……去学医,引来人口舌,草民……草民怕他侮了家声……”

弘治皇帝厉声道:“你既是他的叔父,那么,也是他的尊长。这退婚之事,卿家是知情的吧,此事,于情于理,都是不合。你们坏人名节,误人终身,至始至终,你非但没有制止你侄儿的作为,想来,还在暗中,变相鼓励,朕倒要问问卿家,卿家乃都察院右副都御使,乃是国家清流,却为何,如此行为不端,身藏祸心至此,又怎么可以为自己一己私念,而不顾别人的死活?亏得卿家平日谏言时,如此振振有词,似卿这样的人,难道没有愧疚吗?”

不只如此,所有女学生,还需进行适当的锻炼。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只有方继藩一个人乐不可支,宣讲他神奇的预感。

方继藩振振有词道:“儿臣一切都以陛下马首是瞻,这个……这个……”

所有人一脸无语的看着太子。

“钦天监若是说,新津郡王死而复生,不利国家,是不是还要让新津郡王再死一次?”朱厚照想不明白,他可是西山书院力学祖师爷,信奉的是科学,怎么看得上这子虚乌有的事儿。

她神情焦灼,显然……自己也不确信,是否有用。

似是激动的不能自己。

......

过一会儿,却有宦官和禁卫,拥簇着一人来。

他最遗憾的,就是自己侄子和梁家的婚事,这梁储,乃是吏部侍郎,位高权重,本来能与他们家结亲,对刘家而言,可谓是如虎添翼。

刘焱说到此,便没有说话了。

这本是自己未来的泰山。

这脉搏,几乎已经微不可闻了。

弘治皇帝浑身颤抖。

现在的太皇太后,几乎和一个逝去的人没有任何的分别。

梁如莹倒也爽气,上前将弘治皇帝推挤到了一边,边道:“无关人等,还请让开!”

自己这个师祖,是个天大的好人,他一次次的告诉自己,为医,就要有医德。

“就是那一幅靠南墙的……”

这一下子,许多人炸了。

接着,他呷了口茶,又淡淡道:“至于那钢铁作坊子弟队,倒是训练有素,不过……他们的体力有限,上半场,足够他们的发挥,发出三比零甚至四比零,都不足为奇,不过到了下半场,他们就消耗不起了,肯定是转攻为守,巩固优势……果然………是如此啊,早知如此,朕该多买投注些才是。”

弘治皇帝面色冷然:“佛朗机人,欺人太甚,朕一再纵容,他们却日甚一日,不知天高地厚,所谓忍无可忍,无需忍也,这个银子,朕从内帑出了。”

朱大寿的文章,对于周刊而言,就是贩售的保证。

女子们倒是学的很认真。

方继藩的几个门生,也在队列之中。

朱厚照便歪着头,不知该怎么说好,憋红了脸,老半天才道:“老方,你饿不饿?”

尤其是老臣,这些到了古稀之年的人,想着身边的人,一个个离去,不禁兔死狐悲。

另一边。

李东阳浑身打了个激灵。

良久,刘健才低声道:“怎么又活了,这消息……可靠吗?”

李东阳沉吟半响:“汉武帝时,李陵奉旨出击匈奴,不幸兵败被围,当时消息传到了长安,汉武帝听从许多人的建议,以为李陵侍奉亲人孝敬,与士人有信,一向怀着报国之心,定会以死报效国家,绝不会贪生怕死,因此,所有人都以为他战死,皇帝甚至亲自下旨,抚恤他的家人,后来……才知道,李陵还活着……”

弘治皇帝拿着羊皮卷儿,回头看了方景隆的神位。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3146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