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词正理直
作者: 冰清玲章节字数:3146万

这涉及到的,乃是股价。

这一次,幸福集团认筹的资金极大,总计是五千万两纹银,一股作价一两……可一下子,方家和王家出了手,那些心存疑虑之人,便开始放开了胆子。

那十数个国色天香的丫头们,便鱼贯而入,或是端着痰盂,或是温热的巾帕,还有衣冠,跪在了床榻边,齐声道:“奴婢伺候老爷穿衣。”

方继藩道:“西伯利亚诸部,向西,则是连绵的山脉,跨过了山脉,一路向西,照旧,还有肥沃的土地,我们不能将大漠诸部闲置下来,诸部既然被罗斯人打的丢盔弃甲,可现在不同了,我大明,可以作为诸部的后盾,支持他们,一路向西扩张,迈过山脉、冰原、沙漠,令大漠诸部,一路西扩。”

弘治皇帝瞪了方继藩一眼:“你倒是打的好算盘,这功劳,朕倒是想赏赐,可是朕来问你,以什么名义进行赏赐呢?”

就连谢迁,看着弘治皇帝的眼神,也完全不同了。

他觉得自己吃臭麻子汤,迟早会被吃死。

方继藩也乖乖拜倒:“儿臣万死之罪,千刀万剐,任凭陛下处置。”

张懋气急攻心,他年纪大了,几乎要昏厥过去,下意识的,他拔出刀来,发出了怒吼:“陛下若伤一根毫毛,这里的人,统统格杀勿论,来人,控制他们的所有随从!”

他发出了怒吼:“你去死吧!”

王守仁一把,捏了他的肩头,生生将整个人要瘫下的突兀提着,五根手指,捏住了他的肩上锁骨。

盟……盟誓……

王守仁不愿意多留,他的任务,只是促使这一场大礼圆满结束。

本来……一切都计划好了的。

这七十多个之中,有女真人,有鞑靼人,有西伯利亚以及刚刚被驱逐出乌拉尔山脉以西的蒙古诸部首领,众人纷纷拜倒,异口同声,用他们从礼官那里学来的汉话:“臣下拜见至尊大可汗!”

这几日朱厚照的表情不错,让他省了不少的心。

弘治皇帝顿了顿,深深的看了朱厚照一眼。

说着,抬头看着大同这巍峨的关墙,不禁叹息道:“大同乃九边之一,更是我大明京畿之门户,这城楼和高墙,自太祖高皇帝以来,屡经修葺,是时候,这墙该撤下了。”

朱厚照自然又叽里呱啦一阵。

目送走了方继藩。

谁也不知道,这四洋商行到底是什么路数。可它拿到了海贸特权,就足以让所有的商贾为之动心了。

“呀,是夫人。”邓健顿时乐了,脸上努色全无,屁颠屁颠的跑上前去,恭恭敬敬的道:“夫人且息怒,我有话说,走,咱们内里说话。”

王不仕抬腿一走,入宫。

“他的那个眼镜,竟是黑色的。”

“这叫富贵镜子。”邓健认真的道:“是请匠人专门定制的,你看,镜片是染成了墨的,又叫墨镜,镜框乃是专人用金丝打造,老爷你戴上,就有派头了,这墨镜可贵着呢,一百五十两银子一副,老爷若是不慎掉了,不打紧……家里还备了两副,老爷,这墨镜定要戴在身上,不戴,就说明老爷不喜欢,明儿就将老爷的墨镜统统都砸了,免得让老爷看着生气。”

邓健将大金链子戴在王不仕的脖子上,一脸满意。只是……

统统戴上之后,王不仕走起路来,只觉得浑身哐当当的响,还有……

弘治皇帝:“……”

刘健这些人,自觉地自己已经变成了老古董。

弘治皇帝看了方继藩一会,便道:“继藩未雨绸缪,果真是一番谋国之言。”

于是,弘治皇帝沉默片刻,道:“方继藩,最近在做什么?”

这朝廷和州府之间,就好像盲人摸象,地方州府瞎着说,朝廷也只好捏着鼻子认。

朱厚照道:“儿臣的伴伴刘瑾,他……他……”朱厚照努力的开始想着刘瑾的优点,可踟蹰了老半天,说不上来,总不能说,他跳伞跳得好吧。

方继藩笑呵呵的站在一旁。

狭路相逢,需要向对方证明,自己并不害怕他们,只有如此,才可和谐相处。

其中一个,通体是黑色,另一个,通体晶莹。

通州和保定,修建铁路,贯通京师,这三个点再连接上了运河,而运河可以通过水运,直达山东、南直隶,江南……

他的股票,已价值七百九十万两银子了。

“少爷……少爷……”王金元匆匆寻到了方继藩,气喘吁吁的说道:“少爷,那个……那个王不仕来了,说要拜谒少爷。”

求月票!见方继藩一脸狐疑。

太值得了!

王文玉身边的扈从,已经越来越少了,许多人,都离开了他。

颤抖不止的他打起了精神,盘膝坐起,开始取出了簿子,提笔进行记录今日所发生的事,以及所见所闻。

弘治皇帝发现,自己好像没什么可问了的。

王不仕深深的看了这些笑作一团的人一眼,眼中,竟是充斥了同情。

而后,王不仕淡淡的道:“老夫买了……”

瞬间,八百万股,销售一空。

而这八百万股一卖,顿时,某些大商行,开始收到了某些内幕的消息,于是乎……只片刻功夫,剩余的两百万股,便销售一空。

……

他专门安排了宦官,随时去交易中心。

重要的是,保定府,现在有银子修铁路了。

方继藩笑吟吟的看着刘瑾。

这是自己的孙子,当然不能让他吃亏。

刘瑾身躯颤抖。

朱厚照一脸无语之状:“喂,本宫还没有答应呢。”

刘瑾打哆嗦,任人摆布,努力做出一副冷静的样子:“呀,这是做什么呀,这是要做什么?”

杨彪掏出了一块牛肉干,塞进他的嘴里:“不要怕,闭上眼睛,记着拉绳子就好了。”

紧接着,所有人又开始散开,开始寻找着刘瑾的踪迹。

“还有!”弘治皇帝突然冷冷的侧目看了萧敬一眼:“以后再敢在朕面前,乱嚼口舌,就收拾了东西,去孝陵吧。”

第一章,求保底月票。是诡计!

他很艰难的道:“你在明国内部,对其舰船,还有他们的水师,有什么见解?”

王细作躬身回答道:“这是一群强盗,一群疯子,他们残暴,无礼,是一群恬不知耻的异教徒。不过……他们的舰船,却大多,没有配备足够的火力,他们的火炮,粗制滥造,他们的水兵,衣衫褴褛,面黄肌瘦……是的,阁下,他们不堪一击,而且……他们的行政体系,宛如一只臃肿的泥足巨人,看似庞大,实则,却只以皇帝为中枢,谁控制了他们的皇帝,谁就可以令他们屈服。”

王细作将袋子收入了怀里,恭顺的告辞出了这奢侈的房间。

你陈列,好歹是奴儿干都司下头的指挥,那奴儿干都司,是何其苦寒的地方,怎么会受不住?

弘治皇帝叹了口气,竟不知该说什么好。

…………

这一刻,这满朝文武,俱是鸦雀无声,静得一点声音也没有。

没毛病。

曾祖母死而复生,这是何等惊奇的事。

“陛……陛下……草民,草民……”刘文华惶恐的在脑海里,已掠过了无数的念头,当做这一场退婚不存在?

他早没了方才的风采和斯文,脸色铁青,早知如此,还退什么婚啊。

第三章送到。

大家低着头……不吭声。

祖宗们的意思,朕也没有办法啊,既然是祖宗们的意思,自然,也就没有违反祖宗之法了。

所有人一脸无语的看着太子。

朱厚照歪着脑袋想了老半天,才呼出了一口气:“难怪……难怪……难怪每一次天象,都是吉兆。可是为何,父皇都知道他们是骗人的,还有刘师傅他们都是心如明镜,为何还要豢养着他们,这群骗子。”

这粗重的呼吸之后,梁如莹和小环,俱都停止了动作,一脸期待的看着眼前的人。

说着,她退了开去。

弘治皇帝身躯一颤,整个人都惊住了。

弘治皇帝扫视了御医们一眼。

“不必了,最紧要的是,娘娘需要好好调理,只要人急救回来,便可恢复如初。”梁如莹缳首,行了个礼:“请陛下不必担心。”

这令张皇后很是满意,此时,天色还早,可已是睡不下了,她不断的称赞着梁如莹,问起梁如莹求学之事,那西山女医院,是什么样子,学的都是什么,如何学,治疗时,会不会紧张,有没有害怕。

这是高光时刻,自己可以吹嘘一辈子了。

在见了梁储目光投来的一刻,刘文华立即将自己的目光,错开去,对梁储,视而不见。

名列第三……

刘文华也是愣了,可愣归愣,心里还是格外的激动。

这脉搏,几乎已经微不可闻了。

“急救之法……”又一个女大夫怯弱的样子,如孩子一般,背诵着:“需立即进行,否则……就来不及了……”

到了这个份上,岂会容的这些妇人们在此放肆。

梁如莹努力的定了定神,眼中露出坚定之色,她道:“娘娘已是脉搏停了,若是再不进行急救,一切就为时晚矣,我们只有半柱香的时间……”

她俏脸带着几分红晕,厉声道:“人还可以救活!”

萧敬听罢,越发觉得这女人,实是胆大。

可是……

弘治皇帝几乎已是心疼得要昏死过去,此时整个人失魂落魄的,看着梁如莹,似是一时反应不过来。

“呀……”一旁的老御医,发出了古怪的声音。

他可以保证,太皇太后已是崩了,毕竟人的脉搏和呼吸都已停止,这……人……还能活吗?

就在所有人都瞠目结舌,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

她正色道:“小环,为太皇太后进行呼吸。”

弘治皇帝脸刷的绿了,这个可不是宫中收藏的珍品,是自己私访时,花了真金白银买回来的,他一眼就觉得这仕女图价值不凡,店家开价是七千两,贵是贵了,可他估量着,未来可能价值不可限量。

这宦官匆匆道:“陛下,方才,太皇太后娘娘觉得心疼的厉害,好端端的,突然就不省人事了。陛下……”

他吓了一跳,面如土色,再顾不得其他的,心急如焚道:“赶紧,赶紧,摆驾,摆驾去仁寿宫。”

那些世袭的御医,真的很令人服气啊。

许多面孔,她都看不甚清,也不认得。

方继藩只好驻马,翻身下去,到了梁储面前。

梁储好歹也是吏部左侍郎,为天官副手,未来前途,不可限量,是将来入阁拜相的热门人选,这样的人,位高权重,且有着远大的前途,注定要名垂青史,可现在……哪里有半分大臣的气度,只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中年人,显得苍老,无力,什么读书人的斯文,什么高位者的威严,此刻一扫而空。

这也算是深明大义吧。

弘治皇帝此刻,看着厂卫送来的奏报,另一边,还搁着一本《球经》。

接着,他呷了口茶,又淡淡道:“至于那钢铁作坊子弟队,倒是训练有素,不过……他们的体力有限,上半场,足够他们的发挥,发出三比零甚至四比零,都不足为奇,不过到了下半场,他们就消耗不起了,肯定是转攻为守,巩固优势……果然………是如此啊,早知如此,朕该多买投注些才是。”

弘治皇帝道:“朕已看过你的奏疏了,那些女医,都已出师了吧。”

好像……该说的,都被他说了。

若是买中了,自是高兴的不得了。

萧敬不懂装懂的点点头:“是啊,陛下说的有理。”

嗯?

这是没办法的事,这时代,真正意义的现代医学,也才刚刚起步,理论确实也贫乏的很。

他抬头,悲从心来。

李东阳浑身打了个激灵。

这一看……

“怎么不可靠,就是黄金洲送来的,老夫也不知,为何突然活了,刘公,事已至此,如之奈何?”

现在大家在说的,乃是方景隆死而复生,你提李陵这茬做什么?

那礼官像是见了鬼似得。

殿中传来了此起彼伏倒吸一口凉气的声音。

远处,英国公张懋和礼官们都吓坏了。

所有人目瞪口呆的呆立在原地,瞠目结舌。

新津郡王……还活着……

弘治皇帝感慨万千。

说到此处,弘治皇帝目光幽幽,他猛地张眸:“现在,这上千的佛朗机人,还有这四艘舰船,就权当是,告慰了鲁国公在天之灵吧。朕思来想去,此乃大事,鲁国公……”

新津郡王……

百官纷纷道:“臣等附议。”

圣驾回京,满京已是哗然。

十一月初三,良辰吉日。

太庙的享殿,祭祀的乃是大明的历代皇帝,而在这享殿的主体建筑左右,则又有东配殿和西配殿。

安赫尔伯爵,已经疯了。

国王号,就这么漫无目的的悬停在海面上。

在短暂的过去了片刻之后,又一轮火雨降下。

人间渣滓王不仕号,继续的停留在水面。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3146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