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铢施两较
作者: 冰清玲章节字数:3146万

威廉士也被打了个措手不及,根本就没有想到陈静夜会玩这处。在这么关键的时候清醒过来,对他可是相当不利的。

封老爷子没想到,顾千城会把问题丢到他身上,不由得叹了口气,“非扯上我不可,有意思吗?”

“你背着我还要带他,你行吗?”顾千城表示怀疑,秦寂言的脸立刻就黑了,直接问他行不行,他能说不行吗?

“他没有想到,总会有人想到。”身后跟了几个尾巴,秦寂言多少猜到是谁的人,只不过他一直没动手。

“呃……”顾千城哑口无言,不过不得不说,她对秦寂言欣赏又多加了一分,想了半天也想不到赞美的词,顾千城只好说:“殿下,你是好人。”

忠心,不是挂在嘴上,也不是表现出来的,而是一天一天累积起来。

按老皇帝预计,秦寂言至少还要一个月才到,突然收到秦寂言的信,老皇帝立刻就不淡定了。

“我父亲欠圣后娘娘一个人情,我代他还人情。”君亦安低着头,小声解释道,至于话中真假就需要个人去判断了。

总共十八俱棺木,江家十七俱摆在一起,顾千城查完后,可以肯定江家人中没有凶手,凶手是一男一女。

这简直——不合理。

“皇爷爷,顾千城是可用之人。”秦寂言面不改色的撒谎。

这年头,谁家没有一点龌龊事,要是受了委屈的人都和顾千城一样,不管不顾的宣扬出来,以后还如何在京城立足…赵王府有没有知难而退,顾千城现在也不知道,但她知道……

“现在也是我们的姐姐……”

一干副将不仅是来邀功,还顺便帮封似锦收拾了东西,在官府旁边的民宅,给封似锦和言倾寻了一个住处,“封大人,这个院子够大,你和言将军住这里正好。”

从小生长在皇宫,他见到多了厉害的女人,那些女人心狠起来比男人还要强三分,他要因为对方是女人,就礼让三分,那可真是傻了。

血亲骨肉最终却落到这个地步,就算坐上皇位又有什么意思?

该有威严还是要有的,不然日后谁都能骂她了。北齐太后让人将大秦特权“请”下去,好好照料!

“有我在,你死不了。”季诺依旧没有回头,清浅的声音,似给人无穷的信心,让人不由自主信服,“虽不曾与大秦皇长孙见面,可却有过间接的来往,那人不错,值得合作。”

午夜梦回,她躺在床上,可以安心睡觉,不会后悔悲伤。

“回皇上的话……”户部尚书站了出来,将他们昨晚想到的三条法子一一说了出来。

顾千城眼中的泪,再次落下。

二十军棍说重不重,说轻不轻,打完二十军棍言倾和御林军统领还能走路,可每走一步伤口都撕裂般的疼。

没错,暗卫的目标是一号牢房的人。

还要送回京,这绝对不可以!

“给封大人换茶。”秦寂言抬手落子,脸上仍旧是轻松之色。

顾千城反应过来,气坏了,“什么?唐万斤,你又去砸人家的城门了?我不是告诉你,要学会控制力道吗?”

“好好好,我去给祖母拿药。”顾千梦呆呆的,完全不知自己要做什么,承欢叫她干嘛她就干嘛。

至于老皇帝对他怀疑和捧五皇子打压他的事,秦寂言一点也没有放在心上。

暗卫还没有应是,就听到“山匪”狂妄的道:“好大的口气,来我们的地盘还想敢大言不惭的要活口,你以为你是谁?真当我们血风寨是吃素的?”

可是,没有人动。

却不想,他这个皇帝侄子了,对他们已经失去耐心,根本不愿意圈养他们。

没有封家那几位,他这个皇帝会很累。

“啪……”随着左手上的铁链松开,顾千城终于重获自由。

不过,在此之前让这个男人吃点苦头很有必要。

把空碗递给子车,顾千城拿起水杯喝了一口,好去掉嘴里的味道,可不想水还未喝下去,顾千城又开始狂吐。

他们落到今天这个境地,是老管家一手造成的。老管家真要让她过得舒心,就别把她丢在让人窒息的舱底。

“圣上……”文武百官跪地不起,可秦寂言仍旧不理,直接拂袖回宫。

秦宵言早就在为离京做准备,现在朝堂安定,无外族入侵的威胁,秦寂言不觉得自己还要等下去。

他身边的人个个都了解他,这些人要是背叛了,会给他带来很大的麻烦。

“唉……夫人,你看我们是休息,还是去试一试,这组数字对不对?

顾千梦一直认为,自己比顾千城好多了,顾千城只是会投胎,是大伯女儿,是顾国公府的大小姐,可到现在才发现……

杀?

不杀?

“有没有人?”

围观的人,见二两银子这么好赚,一个个后悔不迭,可已经没有机会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二两银子,被别人赚走。

顾千城想要扑到秦寂言的怀里,将自己的悲伤与无奈一一哭出来,可是她不能……

“千城,将军不是比士兵,不止要能打,还要会打仗,风遥他就算是天生和将才,也需要人教导。”

这男人,简直了……

“舍不得咬怎么办?”秦寂言意犹未尽的收回眼神,那一脸遗憾的样子,即使天再黑也能看清楚。

她能在长生门拥有那么高的地位,能骗得过景炎,能在秦寂言手里活下来,足已看出她有多么不简单。

“男儿志在四方,言将军也许有他考虑。”顾千城垂眸,掩去眼中的担忧,转而说道:“对了,你找我有什么事?”

“好啊,只要你有那个能耐。”秦寂言应的爽快,极尽蔑视之意。

仵作这句话喊的很大声,不仅仅是秦寂言等人,就是西胡与北齐的死士也听到了。西胡死士当即大声道:“全力以赴,杀死风遥。”

五皇子被看押起来,必然是出了事。

当兵扛枪,吃粮拿饷。在某种情况下,当兵和当土匪一样,都是高危工作,见到有立功的机会,当兵的哪敢不拼命,一个个高喊誓死完成任务。

精兵们训练有素,一路疾行,不曾停歇,也没有人发出声响。猪头六的人,直到精兵离寨子只余几里,才发现朝廷的兵马上山了。

“除了你,还有谁不简单?”秦寂言可不觉得顾家第三代有什么出息,要不是有顾千城,顾承欢和顾承意算什么?

“承意,姐姐不敢保证,今后还会不会发生类似的事,但姐姐可以保证,下次绝不会这么冲动,而且安顿下来后,会给你和承意送信。”要她带上这两只,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顾千城笑了一声,没有多说……

“我吃习惯了,不觉得酸。”顾千城看景炎五观皱成一团,不由得想到秦寂言一脸厌恶,却仍将她碗里的剩菜吃掉的画面。

马车外,跪在地上的武毅闪过一抹懊悔,可很快就收起来了,“武毅辜负顾姑娘的信任,请顾姑娘处罚。”后悔改变不了已经发生的事。

这次被弹劾的官员中,只有一个户部官员是因为自己与地方官员同流合污,贪污了河道银子,被御史弹劾了。

这就是大秦朝的官员呀!

“我不否认这一点。可别忘了,你不是我亲生母亲,你在我娘面前也要执妾礼,论身份我这个嫡长女比你尊贵,我要告你官府一定会接。”顾千城上前一步,丫鬟自动退开,不敢再拦。

“夫人在天有灵,看到小姐懂事了,一定会很高兴,小姐你这样很好,这才是大家嫡女的风范。”孙妈妈高兴地直落泪,把赵王府临时换新娘的事都忘了。

说白了,不管是封首辅还是这几位闹事的文臣,他们都是想要在朝堂上立足罢了,只不过大家用的方法不一样。

“嗬嗬……”顾千城和秦寂言越是不动,坛子里的人就越是动的厉害。秦寂言见状,突然笑了出来。

“她们是很惨,她们的处境也值得同情。但曾经有人告诉过我,处境凄惨的人并不表示他心地善良。像她们这种长期处在痛苦折磨中,失去活下来希望的人,内心早已扭曲,比起获救,她们……也许更乐意牺牲我,以换取她们短暂的解脱。或者看到像我这样的傻瓜,为救她们落得和她们一样凄惨的处境,甚至比她们更惨。”长期受压迫、受虐待的人,心里或多或少会产生反社会,反人类的心情,这些女人……在顾千城看来就是如此,因为她们早已失去对生命的渴望,对美好人生的向往。

可是……

很快白卵就被火烤的,只剩下鹌鹑蛋那么大,而里面的东西也不在动了,似乎死了一般,可是……

坛子里的人拼命的挣扎,身上的树叶和花朵不断的颤抖,看向顾千城的眼神全是恨意……“我不是真得要谢你!”君亦安就没有见过这么厚脸皮的人。

“你……要什么好处,开出来。”君亦安也算是知道顾千城的脾气了。

君亦安可以肯定,只要银子送到老皇帝手里,她再求一求唐万斤就会没事了。

而且,战场上刀剑无眼,赵王这次能受伤,难保下一次不会受伤。和赵王相比,一直在后方的秦云楚明显能活得久一些。

君亦安脸色一白,忙摇头,“不,不……我没有这个意思。”她曾亲眼看到过,那些被长生门埋在坛子里,用来养蛊的女人,那真的是生不如死。

秦寂言摇头失笑,轻轻一带,将人带入怀里,“顾千城,欺君可是大罪。你要欺君,朕可不轻饶你。”

不能做什么,稍稍安抚他一下也行呀。

“水,水,水,快拿水来。”顾二爷激动的站起来,接过丫鬟手中的水,哆嗦的上前,等他走到顾承欢床前时,杯子里的水洒掉了大半。

好在,顾千城不是一个不通情理的人,虽然担心承欢,可也不会胡乱拿人发脾气。

“小的这就去。”大管家松了口气,转身欲走,却被顾千城叫住,“慢着。大管家,你可知承欢因何受伤?”

坐下了,就等于接受了圣后的“赐座”,秦寂言怎么可能会坐?

“他去找,和我去找能一样吗?”景炎倒是不担心顾千城的安危。

秦寂言轻轻点头,立刻就有官差上有记录。

秦寂言的声音并不小,底下的学子听到了,有几个自以为傲骨铮铮的学子,听到这话愤怒的叫喊:“凭什么,秦王殿下,我们没有杀人,你凭什么不让我们走?”

这世间有一种人,祈祷幸运之神眷顾,有贵人看中他们;还有一种人则自命不凡,想要靠反骨、傲气、特立独行来吸引别人的注意力。

“希望,等本王再见到你时,你的头发长出来了。”秦寂言看着顾千城的短发,眼中闪过一抹杀意。

顾千城在军中的消息是保密的,现在要离开自然也只能悄悄走。临走前顾千城特意和唐万斤、承欢、言倾、封似锦他们告了别。

唐万斤刚刚在军中有一点起色,顾千城不想断他的未来,说什么也不肯带唐万斤回去。至于封似锦?

不需要顾千城多说,封似锦直接把长生门的事揽在身上,“千城放心,长生门绝不会如愿。就是挖地三尺,我也会把长生门在大秦的人一一找出来。”而找出来后,这些人会有什么下场,那就不需要再说了。

“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封家的势力在大秦,根基在京城,封似锦肯出手,长生门想要灭封顾二家,那绝对是痴心妄想。

他这话看着是在警告这些人,可实则是为了这些劝皇上纳妃的人好。

当然,前提是不能让人发现,京城没有皇上坐镇。

坐马车她都晕成这个样子,走水路那不是更惨?

这是打脸,这是不给她面子。

“不,奴婢也不知道。”两个宫女的脸色也很难看,贵妃要是出了事,她们也讨不到好。

德妃几个不需要皇宠,光凭家族的势力就能在宫里立足,可是他和母妃不行,要是母妃真得毁了,他们母子二人在宫中的地位,就会一落千丈。

“程蕊杀人的事捂不住,但我们可以让公众把关注的重点,从程蕊身上移开,让他们去关注吴六郎。

“姑娘,你让老奴看看,老奴虽不懂医术,可把个脉还是会的,你先松手。”老管家本来要给顾千城把脉,可顾千城痛极,反手拽住了老管家。

踏上旋转的台阶,子车提醒了一句“当心台阶”,顾千城应了一声,扶着一旁的扶手,慢慢地往上爬。

顾千城在林子里走了三天,不见有人追上来,高悬的心终于落下了。

“需要出去吗?”顾千城问向秦寂言。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3146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