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恒河之沙
作者: 冰清玲章节字数:3146万

当他们要去搬走钢琴时,我终于站不住了。

度过了初时的害怕。我现在不但不害怕了,反而心里还特别的雀跃起来。这里是地狱呀,不是所有活人都有机会来的。

张兰兰尝试着跟他讲道理。可是我们却发现他根本就是毫无道理可讲。因为他的嘴里,除了翻来覆去的说那么一句话之外,就再也没有别的话了。“杨先生,无论你信是不信,事实就是如此。这把雨伞里面其实住着一个女鬼,这种女鬼通过长年的修炼,已经可以借助物品而将自己隐藏起来。她的名字就是雨女。而这把雨伞,就是雨女藏纳自己的工具。这种女鬼她们靠着吸取男人的精气来修炼。从而使自己日益变得更加的强大。”

“就算是如此,就算是你觉得这条蛇是有灵性的,那么如果我们不将它给除去,你还有更好的办法,可以把我们几个人都给解救出去吗?”一个清朗的声音,突然打破了山谷里的寂静。

我尽量屏住自己的呼吸,担心一点点的动静都能让那些鬼怪的东西察觉。

再说了,之前张兰兰就跟我讲过,在这种野外。如果要是遇到鬼了,你越跑他就越想追你。就跟个疯狗一样。想着想着我就停下了脚步。

到了这里,远离了办公室,我气也足了,神也定了,于是质问起她来:“好了,我们就在这里说清楚吧,我看你也是一个有身份的人,竟然跑到办公室里来闹,有什么事情你就一次过的说清楚,否则别怪我不给你面子。”

“你……你等着瞧,如果你再宫一谦在一起,看我……”

想归想,可是我还是不得不是强打起精神来给这个客户打去了电话。心情再不好也抵不过没命吧。

我被自己的想法给吓了一跳,突然间肚子一阵剧痛。

我突然间慌了,问了张兰兰一句:“那孩子呢?被他们吃掉了吗?”

汪雪雪倒是没有什么动作,就是张了张嘴巴然后就稳稳地闭上了。这样也好,让我的耳根子也清静清静。

吴先生本来还没什么的,但是在吴夫人说了这句话以后,脸色变得十分的黑。当下就对我们说道:“行,那就按照你说的。我把这个绳子给你,你要给我完好无损的夫人”

听了张兰兰的话,我差点就脱口而出,那是不是可以考虑灭了他们啊,我对于张兰兰身上的符纸还是很有信心的。可是我也只想在心里转了个念头而已,就被自己的想法给吓住了,我什么时候变得如此的暴力起来了。看来这个地方实在是不能长期的呆下去了,否则好好的一个人的灵魂有可能会发生裂变。

不会吧,看着张兰兰拿木棍去捅那个小女孩,我疑惑着看向她们,这可不是街头打架,随手捡起一根木棍就用,这些武器对于鬼怪来说是不起作用的。

“张兰兰这是……”我满脸疑惑的看着她。

我以为那个怪物会懂,会躲开。可是令我奇怪的是,那个怪物他竟然躲不开张兰兰的这一把桃木剑。任由着一把桃木剑砸到了他胸口的位置。

局长说完话,身后就传来了一阵训练有素的声音:“是!”

真是一个怪人,我在心里嘟囔着。

此时我总算清醒了。我连忙看了看阿明的眼睛。还好阿明的眼睛是一片黑白分明,正常的颜色。于是我放下心来。经过昨天的事情,现在的我已经被这些事情给弄得草木皆兵了。

虽然阿明极度的沮丧。我也内心隐隐的不安。但是我们两个过度的疲惫,所以我们决定先睡一觉再说。

本以为在婚礼上,会看到将我害成这样的罪魁祸首——宫弦。

这样正好。我也不想跟他说话。于是我自顾自的去取了衣服出来去洗澡。

在这一个目前敌友不分的地方。我确实也是太大意了。

“山谷,山谷里,可能是在山谷里。”黑雾连忙大声的说了出来张兰兰有可能去的地方,也不知道真是如此,还是他被吓着了,所以胡乱说一个地名。

想不到剧情反转。我的话,却引发了大陈一本正经的询问。

他停了下来,转身对我露出了一个阳光的笑容。

估计宫弦被我这种诡异的视线给看的不好意思了,轻轻的把粥给推到了我的面前。

另外的一个还增开眼睛的女鬼,直接就盯着笔,然后操控着笔移动,更改这支笔的磁场。没两分钟,纸上就出现了一行歪歪扭扭的字。

于是我对曾大庆说:“时间比较紧迫,就直接说重点吧。曾大庆,现在还有可能能找得到你那两个女儿的躯体吗?”

“啊,你怎么不叫了,你叫啊,你叫啊。”那宫装女子见那黄莺不叫了,又拿来一把小尖刀,她用那尖刀去刺那黄莺。

我没反应过来,就看到一个初中生模样的女孩子背着书包走了进来,手中就拿着那只从我们店铺里面销售出去的笔。

我又对着镜子,仔仔细细的看了一眼我的脖子,脖子上面还有着一些看着乌黑的手指印。

看着面前这样的情景,我感觉到心里面慎得慌。除了手术台上面的一盏灯,旁边均是用蜡烛来代替。

“飞,飞天的人头?”我对于这种胡乱逛的人头的认知都还停留在最之前去张兰兰家里的时候,碰到的那个从飞机上就一直跟着我的那个东西。

这是什么鬼地方呀!我觉得啊,物流包裹能够到达的地方。就算是不是特别的繁荣,但是也该是人来人往的吧!

看到这个人烟稀少的地方。我才觉得我这一次出行是如此的草率。

原来曾大庆一直都是这么想的,不过这也难怪。我说呢,我都还奇怪为什么曾大庆跟在淘宝上留言的感觉完全不一样。但是这样也有一个弊端,就是看曾大庆接下来到底会不会相信我了。

我不得不把刚才安慰大明的话推翻,告诉了他实情,此时此地的事情,让我不相信是鬼所为我都不相信呢。

金龙是看着沙发上的张兰兰说的,为了避免张兰兰这样的流氓行径吓到金龙,于是我连忙蹦到金龙的面前,然后指了指自己说:“不是的不是的,我才是林梦,她是我朋友。”

“想去哪?要不要去吃点什么东西。”宫一谦从后视镜中看了过来。

我焦急的不行,刚刚听着宫弦说的话,感觉就是一副要找朱克麻烦的样子,虽然说朱克将我变成了现在这样,可是我没有办法将它直接就推入虎口。

从花心里面长出了一副尖利的牙齿,还有就是那个猩红的舌头。每一点都能让我感觉到我后悔看到这一切。

在我们进到电梯里面,跟我今天坐电梯的情况又发生了。一楼的按钮无论如何都不亮,不仅如此,整个电梯都往下沉。

那个男鬼的眼中流出了几滴血泪,声音沙哑,并且断断续续的说:“怎,怎么会。你的意思是说,她死了。她明明怀着孕,本身她没有那么贪吃的。”

“这么荒谬的事情,你都能相信?”我目瞪口呆。

她的话令我跟张兰兰心生警惕,看来这个小女孩不是简单的灵魂。她的身上感受不到一丝的阴气,说明她的体内阳气充足,足以让她即可以保持人形,又可以出现在阳光之下。

我接了过来连忙喝了一大口,温热的水很快的缓解了我那呯呯呯直跳的心。

“啊啊啊啊——”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3146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