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患难相恤
作者: 冰清玲章节字数:3146万

曲婉婉实在是觉得太崩溃了,眼睛也疼得要命。

不想跟他说话,他冷笑她就冷哼,各自保持一段距离,谁都不要干扰了谁最好。

“刚才……不好意思,我是太着急、太心疼芽芽了,所以才会那么大声同你说话,对不起。”

张阿姨推迟了一下,说是裴淼心一夜没睡,让她先回去躺着。可是裴淼心哪里放心得下女儿,只是不住地摇头,说:“要不这样吧!刚才来的时候我好像看到附近有间小宾馆,你拿我的卡去刷,就近先在那歇息一会。手机保持畅通,要是我实在支撑不住的时候再给你打电话。”

“妈,过去的事情不要再提了。”那段不堪的往事,他被当做私生子,被人指着脊梁骨痛骂,被其他有爸的孩子打的日子,他是再不想回头了。

翟俊楠冷笑,“你是什么东西?这里要你插手管什么事情!”

裴淼心仰起头看kity,“现在这件事是不是公关部的人在处理?”

裴淼心的眉眼都是弯的,视线从电视上拉回,看到出现在门口的曲耀阳,敛了敛眉,闭了唇,模样都变得比先前黯淡了许多。

她这样的弧度更方便他将大半个小白兔含入口中,肆意的大舌开始轮番搅弄,空闲着的那只大手则用力抓握上旁边那只,伴随着这边的动作用力挤压揉抚。

“你是说让我爸妈不要再去告裴淼心?”

……

夏芷柔心中冷哼,可想到之前夏母同她说过的话,什么小不忍则乱大谋,本来像曲耀阳这样的男人,就算他在外面有个十七八个情人都不算什么,更何况这些年,也就是他同她结婚的这些年她早就有所耳闻,他早遣了外面的女人,只一心一意守着这个家和儿子军军。

发烧的难受和刚才剧烈的疼,都在瞬间剥夺了她所有的力气。

她被他说的话弄得哭笑不得,也不与他继续在那玩笑,陆陆续续把餐桌收拾好后,拿出扫帚跟拖地打算再把餐厅打扫打扫。

裴淼心听着点了点头,平静地应了一句:“好,我知道了,谢谢护士。”

曲耀阳点头,说:“好。”

阿坤哥到是爽快地点了头,“阿淼你去吧!反正你是陪的豪哥,豪哥不在你就先回去歇着,他去束河见个人谈点事就回来,让你晚上睡觉记得关门,他回来找我拿钥匙就行。”

他说:“该死的裴淼心,你这个骗子!为什么一声都不说你就这样离开?该死的你在家里等着我回来能死么?明明还有这样多的问题没有解决,可是你说走就走了,而且还是跑到这里来卖!”

她纵是白痴也看得出来,定是这辆宝马suv在停车倒车的时候,就这么活生生地把自己的小车撞了个凹陷。不过索性它还在这里,想是这开车的主人到底得有多么嚣张,撞凹了的车也不觉得有什么,不跑也不找她,就直接把这辆肇事的车停在她的旁边,看她究竟能怎么着。

她该知道他现在心底的难受,不管是对她的,还是对臣羽。

“我上来看看淼心,刚才省纪委的张太太说看见她脸色不好,好像上楼来了,所以我过来看看。”

大办公桌前的几名高官回头,看到曲母都起身唤了声好。

期间接到曲耀阳打来的电话:“晚上你怎么过来?要不要我来接你?”

裴淼心在曲耀阳又一阵失控而发狂的顶冲之间伸长了手,直接按住了“关机”。

上午裴淼心就带着芽芽到医院里去看过了爷爷,三天前是她的生日,曲臣羽为了帮她过一个有意义的生日,当天几乎推掉了所有的工作计划,于是乎,他这几日的工作计划便变得多而烦。

“你要来挣的就是这种钱?!裴淼心你怎么这么不学好,什么不好做你偏偏要跑来做这行!”曲耀阳简直气怒到不行。

曲耀阳眯眸盯着陆离看了半晌,看得后者一阵胆寒。

似乎那一夜之后,台风悄去,乱了的心弦,也跟着恢复了所有的平静。裴淼心找了许多与珠宝知识有关的书来参看,以前跟着裴母逛珠宝展的时候还积累了些经验,只是那些皮毛,似乎根本就够不上专业。

“什么二少奶奶啊!二少爷都不在了,你何时见过这个家里还有什么二少奶奶!”

两个人重新将车开上了高速公路,裴淼心就坐在洛佳的车上将手中的件袋拆开。——一瞬间的瞠目,所有的不敢置信,好像都像映衬着聂皖瑜先前在商场同她说的那般话一样,原来这世上,真的有这样一份报告的存在。

“我跟他之间什么都没有发生,我只是再也不想像傻瓜一样被他们曲家玩弄于鼓掌了。还有,妈您以后不要再在我的面前提起这个人,我以后都不想要听到他的名字了。”

夏芷柔整个人委屈得想要大哭,可是曲母到底不是曲耀阳,她知道自己在她面前装柔软装可怜一点用都没有,到不如省一点力气求一求她,别真让人把穿着睡衣的她给丢出大门——这时候外面一定有很多等待着捕风捉影的记者在那等着,等她一出去,就让她更加丢人。

抬手抚了抚曲婉婉的头顶,“婉婉你还小,所以我不怪你。但是我只跟你一个人说,我跟你大哥已经签字离婚了,我们之间早就已经没有任何关系,可却因为昨晚……这一切都乱了你知道吗?我本来以为自己可以全身而退,就算破碎了自己的心,至少还可以保持一个完整的身子。可是昨晚……到现在我才发现自己,原来这六年的期盼和喜欢,到头来却是伤我最深,也许我从一开始就不应该喜欢他跟他结婚……”

“淼心?”

曲婉婉这时候从人群冲穿了出来,从身后将裴淼心一扶,道:“嫂嫂,我们走,不要再待在这里了,爸跟妈他们真是太过份了!”

“可是他们并不知道大哥真正想要的是什么!如果没有你,他这么多年的坚持又算什么!”

易琛不解,“什么纸条,什么短信?我根本从来就没看到过。”

推开女儿全是粉红色的小房间,看到漂亮的公主床上,那个正蜷缩成一团抱着一只毛绒兔子玩偶睡得极香甜的女儿,裴淼心便弯身在她额头上吻了吻,这才转身退了出来。

曲臣羽却是挑了眉道:“那又怎样?我明天谁都不想要约。”

“问题就是她嫁过给你,而且不只是你,她还嫁过臣羽!当年她要同臣羽结婚的时候,已经闹得咱们家不得安宁,一女怎么能共侍二夫?我们家到底是怎么她了,她要这么对我们!”

裴淼心从洗手间里出来,“大叔,我有话想同你说。”

冷笑森然在她唇畔浮起,也不去管那两人,兀自旋身准备下楼的时候,又在楼梯口撞见正抱着新的床单被褥上来的佣人小江。

“你怎么能打夫人……”

卧室里,裴淼心早改了先前的一脸悲戚,赶忙抓住曲耀阳道:“大叔,你有没有觉得哪里不对劲?”

她赶忙躲开他的钳制,却叫他箍在身前更紧,“没有,我没吃醋,那些都是过去的事情了,现在你有我,我也有你,不是吗?”

裴淼心怔忪着不知道所以然,他却突然埋首在她胸前深吸了口气道:“老婆,你可真香……”奶奶盯着小姑娘的模样,明明面上还在努力微笑,双眸里的光彩却偏生僵硬到了极点。

“这是……”奶奶虚弱地望着那块苏绣的帕子,只觉好生漂亮大方。

“闪开!”曲耀阳不耐烦的声音。

裴淼心一怔,车灯的光影里,似乎不大看得清楚曲臣羽的模样。

曲三少爷曲子恒一听见这话题就撇了唇,“这不正准备着呢么!哥,我的事情你就不用操心了,到是我的车……你能不能给换换啊?”

“哼!他要能懂到还好了!我们曲家的男儿从来都是人中龙凤,像你爸爸,就算再不济也好歹是一市之长,像你大哥……”

“你开什么玩笑?”裴淼心冷笑打断,“曲先生如果觉得现在我们这样的状况还不够糟糕,你还想再拿我来开玩笑……”

半夜里,门铃一声“叮咚!”吵了这本来寂静的夜。

她骇得松开了拿在手中的杯子,“砰”的一声,有玻璃有水,带着不顾一切的疯狂与速度,瞬间,就在两个人的周围碎开了……她一直记得他的电话,却根本没打算要将它存进通讯录里,只是冷眼盯着自己的电话屏幕。

裴淼心的心跳漏了一拍,但又迅速恢复平静。电话那端仍然是车水马龙嘈杂的声音,她甚至没再听见他多说一句话或一个字,又或许刚才他那几近飘渺的声音,都是她自己臆想出来的东西。

洛佳低头去看面前的裴淼心,说:“他还在,你们是不是……”

她正生着闷气,准备再讽刺他两句,可却突然听他说道:“我已经帮芽芽找到了幼儿园,下周一就可以送她过去,不用你再找了。”

“那我呢?”曲耀阳的声音好像都能滴出血来,他的喉咙也同样干涩到了极点。

两个人一齐过去,到了那房门口,却无论如何都打不开房门。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3146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