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勤则不匮
作者: 冰清玲章节字数:3146万

弘治皇帝一挥手:“去吧。”

而方继藩是个有良心的人,幸福集团成立,已开始在大漠里招募人手。

不只如此,西山书院,还将派出一批人员,前往大漠,归王守仁节制,这些人,都将派上大用场,他们或是进行医疗,或进行教学,语言相通,乃是第一步,若是语言都不通,将来如何节制这大漠诸部,他们将会被分配至每一个牧场和部族……

因为四海商行和铁路股的发行,让不少人从中牟利不少,也让更多人,了解这股票的妙用。

萧敬憋红着脸,沉默了很久,勉强露出了笑容:“齐国公,不要说笑,不要说笑。”

真……有人行刺呀。

方继藩一见,眼睛一亮,嗖的一下冲上前去,一个恶狗夺食,便将匕首捡起。

他已动弹不得了。

首领们沉默下来。

最重要的是,他现在脸上血淋淋的,怎么能出去见人。

浩浩荡荡的禁卫在前。

作为历史上的圣人,怎么会没有一颗强大的内心。

清晨。

方继藩是被扯着进来的,衣衫不整,见了弘治皇帝,忙是捋着衣衫,正了头冠,方才和朱厚照一道行礼:“见过陛下。”

天可汗的称号,对于任何天子而言,都具有极大的诱惑力。

方继藩却是皱眉:“得想想办法才是,可惜,太子殿下,不能代替陛下去……”方继藩一脸古怪的看着朱厚照:“说起来,太子殿下,你咋和陛下不像呢?”

不久……

继藩还是很让人放心的,可以独当一面,不必如太子一般,令自己操心。

果然,太子殿下是怎么死怎么来啊。

朱厚照背着手,踢着自己的靴子,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既如此,那么我便爱莫能助了。”

方继藩道:“我思来想去,生源是想好了,学费呢,也为他们料理了,甚至他们肄业之后,还要授予他们战略保障局的军衔,唯独……还缺一陛奖学金,要不,殿下付了吧。”

人们随着王不仕,纷纷涌入交易市场的新证券中心。

“小人在,老爷有何吩咐。”

一旁的萧敬忙点头。

邓健说的很认真很真诚。

……………

邓健道:“就像小人从前伺候少爷一般?”

做皇帝的,唯恐不知当今天下,发生了什么事,可这千万道的奏疏上来,哪怕皇帝一个个的看,这百姓过的好坏,也只是盲人摸象而已。

太祖高皇帝正因为如此,对于囤货居奇,投机倒把可谓是深恶痛疾,因而,在借鉴了蒙元灭亡的前车之鉴上,颇有几分用力过猛。”

弘治皇帝心里对此,倒是有数。

大明皇帝里,还真没几个,能教人乖乖掏银子,还能成功的先例。

他虽只是顺着方继藩的话来讨好方继藩。

邓健便极麻溜的……滚了。

海外的事,弘治皇帝不懂。

既然太子主动请缨,那就让太子来吧。

王文玉又道:“待会儿,尽量不要伤人,吓唬吓唬便是,伤了人,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第二章送到,求点月票。有了银子,这世上的事,也就好办了。

五辆马车,稳稳的停在方宅的门口。

谁知道方继藩如此耿直。

王不仕忙道:“齐国公,我想,是不是我们之间,有什么误会。”

“我方继藩满门忠良,到了我这一辈,更是以天下为己任,忠心皇上,保境安民,你视金钱如浮云,我方继藩视金钱如粪土。”

他的脚下,是肥沃的土地……

王不仕深深的看了这些笑作一团的人一眼,眼中,竟是充斥了同情。

除此之外,铁路局还拥有沿岸三十一个站点的土地,这点站点的土地,若是将来,运营一点别的什么,又有多大的利润呢。

王不仕颔首点头:“回陛下,臣听说过。”

经王不仕一分析。

王不仕摇摇头:“臣不这样认为。”

不过……显然,这从高空降落,挑战性却是更强。

外头,传来了靴子声。

他没有想到,那销声匿迹的舰队,果然被明帝国摧毁。

公爵道:“屈服?”

现有的道路,根本承受不住。

谷大用那些人,成日在太子殿下面前,搬弄是非,说刘瑾在外头的风光。

“筹资?”欧阳志诧异的看了方继藩一眼。

梁储压了压手,擦了擦眼睛,或许是这些日子,哭的多了,眼睛总是模糊不清,他道:“由着他们去吧,断了也好,也好。为父,已经没有兴致,去管顾着什么刘家了。为父现在担心的,是你们的妹子,她这一辈子,长着呢,被姓方的狗东西,弄去搞什么什么医,哎……她这后半生,可怎么办啊。”

“就因为艰难?”弘治皇帝显得不满。

…………

“为夫说了,你可不能对母后说噢。”方继藩道。

弘治皇帝的认知,固然还是有时代的局限性。

这突如其来的声音。

可以说,这曾祖母的性命,完全就是梁如莹保下来的。

真是……

他很懊恼,在解剖房里,为啥一定要将自己全身包裹的像粽子一样,否则,自己改捋起袖子,展现一下自己的肱二头肌。

方继藩忙是走到她们之中,安慰道:“别怕,别怕,太子殿下心里有数的,大家看仔细了,这五脏六腑……”

解剖之后,一群女子纷纷冲了出去,片刻之后,楼道里一片狼藉。

“是……小人亲自打探到的,医学院的女生们,被领着去了医学院,不只是如此呢,出来的时候,据说统统都呕吐不止,就好似……有了身孕一样。”

前者事关着大明的根本,后者……关系到的,乃是皇上的威信。

弘治皇帝一愣。

这是关爱智障的眼神。

方继藩也急了,拉扯着朱厚照的袖子:“太子殿下……”

太皇太后,依旧没有丝毫的反应。

人……真可以死而复生。

她们是一群再寻常不过的女子,却因为阴差阳错,入了学,其实入学之后,她们还带着闺阁中的一切,被动的接受着命运安排她们的一切,因而,所谓的学习医术,更多的,只是别人让她们学习,她们便学习罢了。

这也是她们在闺房之中,永远都体会不到的。

只是…………她依旧还震惊于,这些女医们的神术。

张皇后朝他轻声说道:“将刘家这位青年才俊,诏来,明日清早,预备见驾。”

莫非是前些日子,自己参加了几场诗会,自己所写的诗词,流传了出去,连宫中竟都知道了?而且还很欣赏自己的才华?

众人鱼贯而入,至奉天殿,分班而立。

想到自己的皇祖母,死而复生,那种情感,实是别人无法体会的。

那刘焱,顿是露出了会心的笑容。

没有起因,此前也绝没有任何不适。

却听一旁梁如莹道:“第三十四期求索期刊,有一篇《猝死论》,其中有一个症状,是否就是如此,根据许多次解剖,分析出来的原因,所谓猝死,多为心室内骤停……”

梁如莹努力的回忆着。

很快,其他的女医也有了印象,随即张口道:“不错,心室骤停的原因有多种,似太皇太后这个年龄,十之八九,就是血管堵塞,当然,现在还不能确定成因……”

他现在满心悲痛,心情极差,不禁勃然大怒,萧敬在后头,察言观色,自也明白陛下的心理,便厉声道:“都住口!来人,将这些不知所谓的人赶出去!”

所谓猝死,即心脏骤停,一旦病人脉搏停止,在十数秒之内,便会伴随身躯抽搐。

一个宦官已是上前,扯住了梁如莹,其他的女医,也纷纷要被驱赶出去。

弘治皇帝咬牙切齿,这皇祖母的突然离世,本就令他悲痛到了极点,现在……眼看着皇祖母过世之后,竟还不能得到安宁,于是乎,愧疚、悲痛、愤怒,无数的情绪,涌上了心头。

接着,他继续提笔,开始漫无目的的写,朱载墨沉稳,适合做后卫;那个徐鹏举,真是个人才啊,身强体健,精力充沛,十分顽强,这样的人,天生就是做前锋的,是开路先锋……

她抄到‘此方宜慢服’这一句时,谁晓得,竟一时失了神,回过神来,才发现,这笔尖之下,竟抄写成了‘此方继藩宜慢服’,顿时,梁如莹如做错了事的孩子,急于欲盖弥彰,立即将抄纸揉碎了,方才定了定神。

那些世袭的御医,真的很令人服气啊。

梁如莹觉得蹊跷,忙是揭开窗帘的一小角,只露出一只眼睛,朝外打量。

方继藩心里唏嘘,却拉不下面子来,便道:“知道了。”

方继藩重新翻身上马,心里想,这真是天大的责任啊,我方继藩……好了,今日就不吹牛逼了,他依旧木着脸,放马继续前行。

有时托着下巴,不禁询问方继藩:“老方,为何现在的女子,都不爱伟男子了?”

“少爷,您有何吩咐?”

方继藩咬牙切齿:“传我的令下去,凡是我的徒子徒孙,谁敢议论这是非长短,不管其他的,先打了再说,不打他个半死,就别说是西山出去的,若是对方敢还手,立即来报我,我看看谁不长眼睛!”

一切都是按部就班。

世道艰难啊。

弘治皇帝道:“足球的本质,在于协作,倭人少年,进退有据,赢了,也不稀罕。”

而一旦,一个不知名的球队,突然被看好,又有朱大寿这样的知名球评员的背书,那么……势必大街小巷,都要热闹起来。

方继藩的几个门生,也在队列之中。

他便叹息,不断的拍打着方继藩的肩。

天大的事,有祭祀重要,冲撞了祭祀,这可不是闹着玩的,里头是什么场合,岂容闲杂人等乱闯。

他颤抖着手,继续拿起纸卷,却见后头说的是,虽新津损失惨重,死伤诸多,幸得医学生相救,活人无数。

方继藩的泣声,也戛然而止,他抬头,一脸错愕:“谁……活了?”

他们见鬼了?

弘治皇帝双手颤抖,一脸木然的接过,打开……吸气,接着抬头,目中茫然,良久:“呀……奇哉怪也!”

所有人目瞪口呆的呆立在原地,瞠目结舌。

“至于方继藩……”弘治皇帝深深的看了朱厚照一眼:“太子这些日子,好生看着他,别让他想不开。”

等一日的操练下来,整个人已是疲倦不堪。

于是亲自授了唐寅钦命,唐寅捧着圣命出宫,回到了西山,他本是想去见一见恩师,聆听恩师对于这东方不败舰队的看法。

方继藩没办法,依言坐下。

“现在什么时辰。”弘治皇帝道。

“都准备妥当了,唯一美中不足,是……是……英国公担心……”

喝了一副茶,天光已是微亮,弘治皇帝起身,这一次的祭祀,他心思很复杂,一方面,他要向祖宗们报喜,另一方面,却需为自己痛失的左膀右臂祭祀一场。

就这样……击沉了一艘佛朗机船?

………………

这一刻,他完全失去了所有的勇气。

它的声音,顺着铜管,迅速的传递至各个舱室。

可惜……方继藩懒得理会他们。

“陛下……”

方继藩依旧还沉着脸……目露凶光。萧敬……萧敬是完全没有心理准备啊。

疯了……居然还上赶子,追上去,嫌自己死的不够快,跑啊。

“所谓……”

“很好。”武官道:“静候命令!”

李东阳方才还觉得胃部翻滚的厉害,突然一下子,不适消失了,他这把老骨头,打了个激灵,翻身就起来,然后双目张大,瞳孔收缩,在沉默之后,他怒吼:“方继藩,老夫和你没完!”

安赫尔作为这一次的主谋,向国王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随着西班牙海权的崛起。

不只如此,按照舰船的动力原则。

可怕的是,那舰船上,居然还冒出了黑烟。

安赫尔伯爵下令道:“我的天主弟兄们,不要害怕,这是大明的福船,这种船,徒有其表。”

这是每一个精通海战的指挥官们的共识。

这一大一小两艘舰船,此时,船身相对。

“干得漂亮!”方继藩狠狠的用拳头砸在了舰桥上固定的桌上,他双目,像是要喷出火来。

跑……

弘治皇帝和百官们,此刻已安置在了底舱,这里是最安全的位置,可方才,火炮齐射之后,巨大的后坐力,还是让巨舰为之颤抖,昏暗的马灯之下,所有人脸色苍白。

“来不及了。”方继藩道:“本来他们的船就快,宁波水师尚且追之不及,其他备倭卫,可能是他们的对手吗?”

海图取了来,直接铺在了甲板上:“西班牙人对于我大明的海域,所知不多,他们的航线,一定是从我大明这里刺探而来的。因而,只要我们顺着海图中天津卫至泉州的航线一路追击,若是我们的船够快,就一定能在半途,追上他们!”

西班牙人既然要去吕宋一带,最近的路线只能顺着陆地近海航行,毕竟他们中途没有补给,只能以最快的速度,穿越大明海域。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3146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