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为天下笑
作者: 冰清玲章节字数:3146万

“嗯?”夏洛慵懒的应了声,拿着白色的大毛巾擦着头发。

苏沐风在夏以沫的身边蹲下,看着她眸子里泛着的惊惧和脸上的害怕,心疼的凝了眸上下打量着她,“沫沫,沫沫……”他双手抓住了夏以沫的肩膀,强制性的不让她晃,“沫沫!”

眸子里含了笑,沈麟关上后面的车门,绕过车头上了驾驶位,从后视镜倪了眼车座后面的两个人,询问道:“殿下,是先去东海岸线吗?”

“苏妈,你又欺负沫沫!”适时走来的苏沐风不满的说道,他脸上带着太阳镜,穿着大背心大短裤,人字拖,看着湛蓝的天空中那散发着灼热的光芒的太阳,瞥向打着太阳伞的乔治,“这么大的太阳没有看到吗?也不知道给沫沫打着点儿……”

苏沐风看着门关上,人起身走向露台,再次拨着夏以沫的手机,却还是转到了留言信箱……他眸光噙了担忧的蹙眉,随即拨了另一通电话,“苏妈,给我梦想那边这次演奏会负责人的电话。”

龙尧宸从病床上起来,适时,龙天霖在蓝影的推动下已经到了病床跟前,他冷冷看着龙天霖,问道:“不是让你好好休息吗?”

那天,他接了夏以沫准备回家,却被曾华追逐,龙天霖并没有做准备,也没有想到对方竟然会对他动手,毕竟,他和龙尧宸的身份不同,“宸少”在他们眼里不过就是一个开赌场,操控股市的人,而他,却代表着龙岛政治。

“好!”yoyo应声,转身的同时就看到了进来的龙尧宸,“宸少?!”

“一笔交易,陪我一次!”龙尧宸的话冷漠的传来,明明随意而淡漠,却重重的炸响在卧室内,夏以沫气极,脑意识控制神经,紧攥的手想都不想的就朝着龙尧宸的脸扇去,可是,却被龙尧宸死死的攥住了手腕。

龙尧宸没有说话,夏以沫抿了抿唇就转身欲走,她不想服软,更加不想过以前的生活,但是,已经没有什么能比乐乐更让她无法妥协的了。

乔治抱着笔记本原本看的怒火中烧,他气极的骂着这些杜撰了帖子的人,一边翻开着无恐天下不乱的网名的回复,当在翻页的时候,却显示网页错误,他刷新了几次,都是这样……

龙尧宸粗粝的指腹轻抚着夏以沫额前凌乱的发丝,他俯身在她的额前轻轻落下一吻,沉痛的说道:“沫沫,说句话……沫沫,求你……”

海月嘴角的阴戾越来越浓郁,针头已经碰触到了肌肤,微微一动,她看着夏以沫皱了下眉后就没有了动作,眼底滑过笑意……这个针头上抹了很强的麻醉剂,夏以沫只会觉得想是被蚊子盯了一下……

龙尧宸微微蹙了下眉,随即抬头,冷漠的说道:“现在是谁……都可以管我的事情了?!”

sam没有想到龙尧宸会亲自来接他,一路上,龙尧宸都没有说话,他本来是个话多的人,多次想要攀谈两句,可是,一想到刑越的警告,和车内压抑的气氛,他便吞回了想要说的话。

龙天霖看着夏以沫写的字,她的字不算很好看,最多只能算是工整,他看完,原本嘴角的笑意渐渐隐去,他抬眸认真的看着夏以沫,她脸上的手指印已经基本隐去,只是脸色依旧有些不好,看到她对他毫无顾忌的说出心里的想法,他的心被微微震撼着:“二次失望是要来的难受一些……但是,你怕吗?”

“哎哎哎!”中年女人急忙应了声,看着手里的大钞那叫一个乐啊,直到莫忻然进了屋子,她都有些反应不过来,“这是天上掉馅饼儿吗?哈哈哈……”

她带着迫切,甚至忘记了相见的尴尬去了会客室,可是,外面不是莫少恒,而是……付祯茹。

这样的话,仿佛宣誓,又好似在告诉自己……失去,不过都是暂时的!

“宸少,”龙天霖很是不满的看着龙尧宸,“你吓到小泡沫了!”话语微转,龙天霖好似不明白似的又问道,“咦,你干什么追小泡沫啊?发生了什么事情吗?哦,对了,你早上不是说要去陪若晞的吗?”

简短的三个字溢出薄唇,龙尧宸已然隐去了身上散发出来的诡谲情绪,一脸淡漠的他就好像王者一般的睥睨看着夏以沫,言语中,不容拒绝。

适时,手机铃声打破了诡异的空间,龙尧宸轻倪了眼来电后,踏步出了厨房的同时接起了电话……

他如墨染的眸子暗沉的可怕,里面有着怒火,却是不知道是对夏以沫的,还是对他自己的!

龙尧宸原本听到她前面的话薄唇扬的更深,但是,当夏以沫说出后面的话时,他的笑容瞬间隐去,也在她想要抽出手的同时,紧紧的握住了她的手,“我们都已经发生了最亲密的事情了,还不够亲密?”

龙尧宸面色布满了阴霾,他轻轻扳过夏以沫的身体,看着那枚没有完全没入的匕首,紧紧的咬了牙,“我带你去医院!”

“是!”刑越应声,忍不住的又从后视镜看了眼龙尧宸,方才启动了车,往smile而去。

是问,却也是肯定……龙天霖现在对她到底是不是他说的动了心她不管,她也无力去管,但是,他这会儿来的目的却是显然来搞“破坏”的,虽然,她和龙尧宸之间并没有好过。

宋冉冉听着电话里“嘟嘟嘟嘟”的挂断音,气的脸都涨红涨红的,也直到此刻,她赫然想起来,她打电话是想要莫忻然给她设计衣服的,不是管她是不是哥的女人!

想着,鼻子就酸涩了起来……最后,不服气的拿过手机就拨了冷冽的号码……

宋冉冉嘟了嘴,“我想要……”暗暗咬牙,“我想要嫂子给我设计一套宴会穿的礼服!”比起这会儿在哥这里丢脸,也比在回头宴会上丢脸的好。前些天在宴会上的脸一定要在这次挣回来,证明她并不是真的在哥面前不受宠。

一,天霖想要让他知道,也让他见证他们的幸福开始,甚至,希望沫沫明白,他和她已经成为过去了。

冷冽停住了脚步,然后缓缓的将脸侧移,冷厉阴寒的眸光犀利的看着前方一栋摩天大楼……他缓缓抬头,最后目光透着嘲讽的落在偌大的logo上,那个整个齐亚岛,甚至在世界上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的冷氏集团的标徽。

手里的玉鉴越握越紧,莫忻然紧紧的抿着唇,脑子里满满的都是那晚的记忆……

“你想男人的时候。”冷冽冷冷的看着莫忻然,没有丝毫的感情。如果之前在怀疑她手里的玉鉴,那么……此刻他还有什么好怀疑的?

就在莫忻然心里百转千回的时候,冷冽突然抬步走向一侧的沙发坐下,拿出烟点燃,随意的交叠着双腿吐出烟雾的同时看向莫忻然,“我要验货!”

看到夏以沫的字,龙尧宸墨瞳深处噙了笑意,龙天霖却撇了嘴:“不关心我就算了,竟然说我是鬼!哼,如果不是哥十万火急的找我回来,我也不会大半夜的出现……”

演奏厅的人已经渐渐散去,本来还热闹的地方因为人的离去突然变的安静起来,夏以沫站在巨幅的海报前面,她看着微微侧身站在三角钢琴前的小麦,有一刻的晃神……

夏以沫沉沉的叹息了声,撇了撇嘴,又深深的凝视了眼海报上的小麦,拉回视线的同时转过了身,只是,在转身抬头的那刻,一个高大的身影伫立在她的面前,还疑惑的问道:“叹什么气呢?”

龙天霖依旧是那副邪佞的样子,骨节分明的手捻着杯子轻轻晃动着,声音有些悠远的说道:“若晞那样的女孩……恐怕,没有几个人会讨厌她吧?!”

他没有正面回答问题,只是眼底有着一抹复杂的情绪稍纵即逝,他抬眸看着龙尧宸问道:“哥最近对齐亚那边好像太过关心了?!”

“我喜欢有趣的游戏!”淡淡的一句话,透着睥睨天下的气势,龙尧宸放下手中的杯子顺势起身,缓缓说道:“我会在a市停留一段时间,若晞走了……你也可以回去了,我不想三叔跟我要人!”

“小麦下个月会在a市举办慈善演奏会!”龙尧宸话落的同时,人已经出了办公室,独留下了满是的冷漠。

齐亚岛的清晨从来没有这样凌乱过……加上昨夜下过的大雨,今天早上雾霾一片,空气中噙着冷寒的湿气让人们月越发的不安起来。

*

“留恋一生”里大家都在讨论今天齐亚岛发生的黑客事件,付兰芝看着电视上走动的字幕,呼吸渐渐急促起来,就连脸色都变得苍白毫无血色。

“欣然,我……”付兰芝又开始哭了起来,她不知道要如何面对莫忻然,也不知道要怎么去解释,“你什么都不要问了,什么都不要问了……”她哭喊着,“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啊……”

龙尧宸应了声,“等下给你消息。”说完,他切断了电话,手指在手机屏幕上一阵滑动,最终却被“y”的符号代替……好厉害的黑客程序!

车,驶离森威尔底下车库,他车速并不快,只是在路边随意的滑动着,同时,鹰眸犀利的看着周边的道路。

龙尧宸的车速很快,他眸光凛着,对于路边来来往往的人只是淡漠的扫过,又到了一个路口,他继续右转,眸光犀利的朝前看去……就在一个路中心的小喷泉的台阶上,看到了那抹娇小的身影……

车被猛然刹停,龙尧宸开了车门就往小喷泉大步流星的走去,只是,还没有走几步,他就看到一个声音在夏以沫的身前停下,夏以沫红着眼眶仰起头看着那个身影的同时,人已经被拉近了那个身影的怀抱……离开,再相遇请假装陌生……

李逸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微微前倾了身子趴在桌子上说道:“州长,如今曾月前来凑了一脚,曾华也来了,你就一点儿也不担心吗?”

“……”苏浩先是怔愣了下,随即应了声,“那,需要通知m国那边的人延迟开视频会议吗?”

夏以沫气愤的瞪着龙尧宸,就算乐乐不知道事情情况,她认为,也不可以对孩子撒谎……但是,当车驶入龙帝国私人医院的时候,她的眼睛瞪得越发大。

绕口令一般的话语说完,龙天霖一脸遗憾的无视了夏宇的抓狂,示意架着他的人,“他就交给你们了……”

a-magic,法国餐厅。

夏以沫却突然心里酸涩了下,乐乐和苏沐风相处快四年,可是,为什么好像却没有他和龙尧宸相处一个月来的亲切?

“没有想到宸少这么年轻,就有孩子了……”曾月笑的越发娇媚,“有些人的手段果然不同凡响。”

“好,”夏以沫扯着嘴硬着头皮应声,“好!”

龙尧宸薄唇紧抿成了一条线,狭长的眸子更是微微眯缝着,透着一股暴风雨欲来的诡谲气息。

夜,越来越沉,这场雪仿佛一点儿也没有停止的预兆,一直在下着,路边上都已经积了至少十公分的厚度。

“嘟嘟嘟嘟”的挂断音传来,夏以沫脸上的担忧更甚,她顾不得多想,拦了一辆出租车就蹦了上去,“司机,麻烦青阳路异度酒吧!”

夏以沫当时感动无以言表,而“苏夏”便成了乐乐的名字,只因为……没有苏沐风,就没有夏以沫和乐乐,而没有乐乐和夏以沫,就没有苏沐风的二次蜕变!

龙天霖摆摆手,示意侍应生去忙,和颜若晞双双往间走去,进了眼见,见龙昊琰也在,他瞥了眼桌子上的酒,不满的说道:“二叔,你还真偏心!”

龙尧宸并没有理会颜若晞在看着他,只是修长的手指在电脑键盘不停的翻飞着,忙碌了一阵子,突然,他的手指缓缓停下,看着全然是数据的屏幕,他的心渐渐沉了下去……

冥洛本来要送龙尧宸回别墅,但是,中途龙尧宸接了个电话后,他又将他送去了绯夜,送到绯夜后他就离开了。他这次来a市是为了办事的……开着车一路驶向酒店,冥洛却无缘无故的叹息了下,随即按下车载电话。

“嗯。”小麦应声,又亲了下兰姨,“兰姨,晚安。”

说完,小混混冷哼了声,转身就往酒吧深处的一个过道走去……

夏以沫抿了抿嘴,忍了忍,最终,还是跟着小混混一起往过道走去,只是,在经过那暗沉的过道的时候,她的心渐渐悬了起来,几乎都挂到了嗓子眼!

暗夜,sophia大酒店总统套房。

蓝影护着龙天霖和夏以沫终于退进了酒店大堂,始终,夏以沫的视线都是在同一个方向。

“我不管这些,我只知道,王子说了,她只有达到了我的标准,才可以!”

她依旧慵懒的倚靠在树干上,看着渐渐清晰了些的夏以沫,思绪不由得飘回了她从a市刚刚回来的那天……

“咚咚!”

其实,他们谁都心里明白,宸少不会原谅疯子的。

刑越顿时语塞,同样的事情放到自己身上,他会和秦枫的选择一样……

嘿嘿一笑,苏浩挑眉,“如果夏以沫和宸少和好了,那么,作为xk话事人老婆的小跟班……很显然,他也是xk的人!”

猛然,龙尧宸犀利的眸光看向了兰姨,兰姨一下子就将到嘴的话给吞咽了进去。

夏以沫推开房子的门,瘦弱的身影带着淡淡的坚强,龙尧宸直到她进去好一会儿,方才抬步往屋子走去……

二人天南地北的闲聊着,莫忻然的心却有些添堵……其实,她已经不在乎过去的真相是什么了。如今有妈妈在身边,有冷冽在身边,她觉得她的人生已经很完美了。只是……莫忻然的手不自觉的摸了下肚子,顿时,心里空落落的。

“嘚!”夏以沫撇嘴,“一点儿诚意都没有……当初你摆我一道儿我还没有找你算账呢!冷家玉鉴的水晶粉碎颗粒……这你都敢随便送人?”

挂了电话后,莫忻然就回了屋子,洗漱过后睡觉……

一滴泪从紧闭的眼缝中溢出,莫忻然慢慢的蜷缩了身体,紧紧的皱了眉心……她好像置身在了冰冷的世界里,再也看不到阳光。

出了卧室,外面已经有皇家别苑的内侍为她准备好了独特的早餐,莫忻然简单的吃了几口后问道:“宸少和少夫人呢?”

“……”莫忻然显然对这个答案十分的意外。

“呜呜……”电梯门阖上的那刻,夏以沫顺着电梯壁沿缓缓的蹭了下去,跌坐在地上,抱着双膝就开始大声哭着,此刻,她已经忘记了场合,只是心里那添堵着的闷气让她窒息的快要死了。

“阿风,我不想回去……”夏以沫机械的说着。

“说的这么难听……”电话里冷哼一声,“你是我的partner,对你的行动我怎么会不了解呢?不要忘了……我父亲是做什么的。”

电话在一阵发狂的笑声中断了,宋美娜暗暗骂了句,但是,也没有在意什么,她喜欢和这个女人合作,够狠,主要是,她真的很有本事。

冷冽微微眯缝了视线,他看着眼前这个想要从脸上看透他心思几乎不可能的冷湛许久,方才冷哼一声,缓缓说道:“恐怕,他不屑和冷家不战而败的人同席。”说完,他冷冷的看了眼冷湛后,在莫忻然隐忍着痛楚的表情下转身离开。

既然说放手,他就必须要放的彻底,只要对然然表现出一丝一毫的留恋,冷冽一定会将她推进万劫不复之地……手在冷冽和莫忻然出了餐厅的那刻缓缓停下了手里的动作,放进了嘴里的东西此刻形同嚼蜡。

莫忻然身形渐渐下滑,最后坐在马路牙子上就开始抱膝痛哭了起来……

探出手臂抱住冷冽,莫忻然闷闷的说道:“你要换个方式想想,你至少有爱你的妈妈……我比你更惨,父母是谁都不知道,最后被扔到孤儿院,更惨!”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3146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