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千古同慨
作者: 冰清玲章节字数:3146万

……

“很危险吗?”

“是刀帝!”

监视凤府的人,有一半追着马车而去,别一半则继续留在外面,盯着凤府的一举一动。

这事本身就与凤轻尘有关,只在凤轻尘没有认下劫囚前,他们还不能说,说了也不会有人信,因为他们没有证据。

在太医的精心医治下,夜叶的情况越来越好,半个时辰手,夜叶就有精力和太子等人周旋了。

事情也就这么巧,凤轻尘想趁秋冬之季,挑一块青草肥沃之地养牛羊和猪,好让她手下的兵来年有肉可食。

“凤轻尘要太皇太后给她跪下,也不怕折寿。”

但是……

硕大的花朵掉落在地,花瓣碎了一地,惊得花田上的蜜蜂与蝴蝶乱飞,也把隐在花丛中的小花蛇给惊了出来。

连身边的人都不相信她。

机关开启,没有陷阱,按住机关的那人松了口气,擦了擦额头的冷汗,对外喊道:“有一条密道,拿火把进来,看不真切。”

“九皇叔说说而已,你还当真。”凤轻尘拍了拍豆豆的脑袋,示意他边儿去。

“这什么鬼画符呀,歪歪扭扭的真难看人,还有这是什么字呀,怎么全是错字,什么乱七八糟的呀。”王七一张一张翻着,嫌恶的皱眉。

亏她一天还写了二十个大字,结果拿出来的东西,还是被人嫌弃。

天天和凤轻尘泡在一块,他的名声就已经大大受损了,好在他不走仕途的路子,不然他就毁,言官们肯定不会放过他。

凤轻尘懒得理会王七,将他带到书房,示意王七按她的要求,重新画。

“琉璃很贵。”

“什么?你说八皇子还有救?”别说皇上了,就是在场的太医,也震惊了。

如果是别人,凤轻尘就不管了,可小皇子算是她亲手接生出来的,她实在无法眼睁睁地看着小皇子死。

九皇叔就没有想到,凤轻尘这么淡定,这么狠心,明明知道他憋得难受,明明知道他这么憋着很伤身,可就能狠下心下不管他,甚至直接当他这个人不存在。

凤轻尘躲在暗处,右手按在自己的心口,枪则用牙齿咬着,靠在石头上,静听前面的动静。

“有这个自信就好。好好训练,我不会亏待我手下的兵,半个月后会有第一批军需会送过来,两个月后,让我见识你们的实力。”至于这八千人要如何潜入北陵,那就是凤离忧的事。

“把飞虎爪丢掉,抓住我。”一切发生得太快、太突然了,九皇叔和凤轻尘来不及多做准备,只能提醒豆豆把手腕上的飞虎爪丢了,免得被飞虎爪带到不知名的地方去,反倒危险。

她忘了,她根本动不了。

没有让凤轻尘失望,玉粒虽小此刻却暴发出惊人的力量。玉1;148471591054062粒颤抖地越来越快了,凤轻尘都能感觉到,颈脖处的灼痛。

宴会结束后,凌堡主作为主人起来说了几句话,每年都是那样,无外乎就是武林上下一心,今年能出更多少年高手,最后凌堡主也不忘提醒大家,天亮前天穹山顶见。

这样的箭伤,别说在心口了,就算不在什么要害,硬拔出来,那也是会带出一大片血肉。

“下次换一个地方就好了。”王锦凌并不在意,脸上的笑比之前多了几分真诚:“轻尘,把你的下联说出来吧,那柱香已经燃没了.”

凤轻尘只想把眼前这对联解决,后面的自有王锦凌出手:“上联是四方桥,桥四方,站在四方桥上望四方,四方四方四四方。下联我对:万岁爷,爷万岁,跪在万岁爷前喊万岁,万岁万岁万万岁”

北陵来势凶猛,就算东陵早有准备,同时和两个国家开战,东陵了也倍感吃力,更不用提,还有安城、西陵等在一旁虎视眈眈。

云家是药材行业的老大,可这与她何干,她不懂中医,也极少用中药,这段时间虽然跟着孙思行学中医,可到现在还不会用中医药方呢,也不知她什么时候,能变成一个出色的中西医。

赤炼水和郭保济虽然气恼,可他们挑衅在前,实力没人强,他们也只好忍了,再加上凤轻尘是真有真材实料,为人谦逊,让他们也无法生气。

现在的凤轻尘一无所有,她怕什么?她除了一条贱命什么都没有。

想要她死的人太多了,皇后一个,东陵子洛一个,还有她在城门口打伤的那什么严公子。

卑微也罢!

果然长得像,真让人喜欢不起来。

屈辱,强大的屈辱感,让她想要杀面前这个男人。

“没事了,没事了。”王锦凌低下头,脸颊轻轻地蹭过凤轻尘的额头,凤轻尘的脸上又是血又是泥,可王锦凌却不觉得脏,抱着凤轻尘往前走,中途护卫要接手,被王锦凌拒绝了。

无论如何也要把人从王锦凌手上劫下来,免得失了皇家颜面。

“嗷呜……”雪狼腻在奶宝怀里,心疼地拱了拱奶宝:我心甘情愿的。

别说他就这么一儿一女,就是儿女成群,他也无法眼睁睁地看着孩子出事。

太天真了!

“都一样。”凤轻尘将杯子放下,示意符临该说了,她没功夫耗在这里。

九皇叔都服软了,凤轻尘当然也不会再僵着,不过女人也有女人的骄傲,哪能你说吼就吼,说哄就哄。

如果,如果他没有暂时失去自由,他根本不会把什么暄少奇放在眼中,他会光明正大的来凤府,高傲的像暄少奇宣布:凤轻尘是本王的女人。

九皇叔摸摸鼻子,看了一眼豆豆消失的方向,默默移开眼。

皇上此举,让众巨心寒,让世家权贵不安,整个皇城的水都乱了,权贵、世家大臣,以从未有的默契,联成一气,请求皇上一定要查到直凶,以慰九皇叔在天之灵。

凤轻尘别扭的避开,却被九皇叔给强拉了过来,凤轻尘闭上眼,连看九皇叔一眼都懒得。

我们可以的!

算玄情倒霉,撞倒他心情不好,又赶着回京。

一个添麻烦的女人。

“九皇叔,东陵的女子实在无趣,小王想要见识一下,那个让您这般人物也神魂颠倒的凤轻尘,不知可否?”

就算安平公主拿她出气,估计她也只有认了的份,谁让人家是皇上的女儿,她还是关心苏绾好了:“王大人,苏小姐的病情如何?很严重?”

九皇叔换上一套一模一样的衣服,回房。

皇上怎么做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要怎么做,皇上还能管得住他们不成。

凤轻尘紧紧地握着拳头,看着死状其惨的婉音

“天啊。”看着一排排震天雷,凤轻尘再也没有风花雪月的心思,整个人都冷静了下来,转头质问九皇叔:“你怎么会有这么多震天雷?”

“问我?关我什么事?”这世间没有人比她更厌恶震天雷这种东西出现,她怎么可能允许这种东西出事。

江湖侠客?不,江湖侠客绝不可能这么快的时间,就查到爆炸事件,查到李想的存在,能这么快知晓这件事情的,只有在东陵皇城的那些人,比如南陵、北陵和西陵。

“是苏姑娘,苏姑娘出事了。”侍卫心下大安。

这是挖了陷阱等凤轻尘跳。

那些人是嫉妒,嫉妒凤轻尘。

“我说我的,你爱听不听……”

“怎么了?”

“想必卢家人壮士断腕,让九皇叔扑了空。”诸葛先生转念一想,便明白了,不由得露出一抹苦笑:“公子爷,你别急,我们的救兵也该来了。”

今天,她就是用抢得,也要把人抢出来,九皇叔要是保不了她,她就一脚把九皇叔踹了,改抱皇上大腿。

不是他拿大,而是他有离开的必要。

这是一个圈套,一个圈住凤轻尘的套。

“先点一个火圈。”九皇叔想都不想就同意了,只是在行动前,先让雪狼、凤轻尘和伤势最重的三人站在中间,以他们为中心,点了一个可以容纳二三十人的火圈,火光一起,活死人唰的一下后退数步,整齐的吓人。

“嗯。”九皇叔点头,手中的长软剑唰的一下,瞬间变得笔直锋利。

一切都好好的,鬼王自恃身份,轻意不肯出手,九皇叔和暄少奇应付百鬼宫的人,虽不至于是单方面的屠杀,但也不会吃亏。

“你不是说通过送上来的礼物,可以看到对方的心思嘛,你倒是猜猜,这陈家给你送了什么,又所求何事?”陈家不惜冒着得罪卢家的危险,上赶着讨好九皇叔,要是无所求那才叫有鬼。

想要凭此求九皇叔照看陈家,那太天真了。都说商人奸诈,利欲熏心,事实上那些当官的才叫吃人不吐骨头,可偏偏他们还要上杆子送给人吃。

凤轻尘这话题虽然不合九皇叔的意,可总比满脑子想那事的强,九皇叔便认真回答了起来:“不会,他绝对还在城内,他不可能不惊动任何人出城。”

当然,她更希望是有人帮蓝景阳,毕竟真要存在那样一条秘道,东陵皇城那高高的城门和满城的巡逻兵,对蓝景阳来说就是笑话。

“今天太晚了,明天……”一大早,杀凌天一个措手不及。

“不过一天的时间,就把整个皇城翻了一遍,九皇叔果然权势滔天。”蓝景阳这话带着三分羡慕,七分嫉妒。

“这冰墙也太次了。”豆豆眼睛都直了,这禁地也太神奇了,一不小心就踩到了雷。

豆豆,你一定要坚持住!

这个男人真能装!

凤轻尘就站在身后,冷眼看着这场混战,眼前血腥的一幕,对她没有丝毫影响,她只这么静静地看着,冷眼看这些人用性命相博。

打杀声在血衣卫大牢响起,涌进来的血衣卫越来越多,凤轻尘一行人已经被人里外包围了,就在这个时候,一声爆炸声响起,众人惊得脸色大变。

没错,佟珏和佟瑶两人正跪在马车上,小心的服侍血人一样的孙思行,凤轻尘刚走到马车边上,那一直低着头的车夫就道:“凤轻尘,记得你又欠我一笔佣金。”

“这话,公主去和展颜说,公主如何与我何干,公主又没有害死我爹。”凤轻尘直言指出文渊先生的死,明微公主面色一白,踉跄后退:“不是我,不是我,先生的死与我无关,我没有……”

凤轻尘本以为明微公主会乖乖走,毕竟她直接指出,王锦凌已经知晓,她在文渊先生死中扮演的角色,不想在离开时,明微公主还是闹了一场,或者说洛王亲兵闹了一场。

凤轻尘点头,笑道:“皇上高兴得太早了,想利用文渊先生的死,让九皇叔在文人清流中名声扫地,是不可能的。”

洛王亲兵与九皇叔亲兵这一战不可避免!757不能爱他,便会失去爱人的能力

可凤轻尘又知不知道,他的心也很小。也许,凤轻尘一辈子都不知道吧,王锦凌惆怅的望着远方,有些失神。

谷主双手抓头发,烦得不行。赤炼水和郭保济在门口看到谷主这傻样,师兄弟二人相视一眼,默契地退下……

九皇叔虽然放弃蓝九卿的身份,或并不代表他把所有的都放弃了,他还没有傻到那个地步。

又是一天清晨,九皇叔靠在椅子上稍做休息,还不到一刻钟,营帐外就响起脚步声,九皇叔睁开眼,揉了揉眉心,试图让自己清醒一点。

虽说凭这些人不一定能破城,在大军面前武林高手也嚣张不了多久,可战损会很严重,而这是清王不想看到。

攻城,一向死伤惨重,此次尤其明显。江南城的准备实在太充分了,箭、火油、沙袋样样充足,就好像事先知情一般。

“投降要趁早,投降还有这么多规矩?”别说战场上的士兵一头雾水了,就是在后方的云潇与王七,听到前方一声高过一声的劝降,也忍不住竖起耳朵。

“奶宝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王锦凌完全没有吓到,半躺在矮榻上,别说姿势,就是连眼睛都没有从书上移开。

“公主,公主……”宫女们瑟瑟发抖,窝在角落里,不敢上前,可又担心碎片伤了公主。

安平公主惨叫一声,血从她的脚下流出。

双手早已染满血,还要装无辜,是她着相了……

“在这一点上,我凤轻尘绝不让步。绝不将缝合之术教给一群看不起我,还想算计我的人。”

语毕,才知自己说错话了,正想要辩解一二,却对上凤轻尘那双似洞悉一切的眼神,胡太医顿时语塞,只一张脸青白相交。

这一次没有人拦着,也没有麻烦的太医在,东陵子洛把人全部都支走了。

凤轻尘不肯将她的秘密告诉他。

不过,发生这件事情,她倒是不能让东陵子洛全身麻醉,这会有欲盖弥彰的嫌疑。

她是大夫,她不能公报私仇,东陵子洛这伤要不局部麻醉的话,他会痛死。

东陵子洛不再追问,闭上眼睛,想着凤轻尘用血救他的画面,开口道:“凤轻尘,本王纳你为妃,有本王养着你,你不用担心养家的问题。”

敏夫人真要死了,绝对是一件麻烦的事,说不定九皇叔还会责怪她们,下人不敢擅自做主,立刻把事情禀报给王锦凌。

前朝皇室后人,就在自己眼皮底下,居然还要等别人来告诉他们,这些人简直该死!

还是不信吗?

两人之间,总要有一个人退一步,一直都是凤轻尘在妥协,这一次他想试着退一步,他想要知道退一步后,自己会不会后悔。

“九卿,你确定孙正道与凤离一族有关?”步惊云趴在屋顶上,一脸怀疑的道。

安平公主一脸错愕,想也不想就爬了起来,一把抓住凤轻尘:“凤轻尘你不能这样。我不管,你今天必须去救我皇兄,不然,不然……”

人都走光,只剩下孙正道:“我倒是想要送你,可我自己也是走来的,凤大夫呀,我爱莫能助呀。”

“一个人住,总要学会自己动手。”凤轻尘说得是在现代,而在场的人却想到凤轻尘以前的处境,气氛一下子就冷了,同时也将昨天的事情给忘了。

亲兵首领翻身下马,单膝跪在清王的面前,一脸沉重的道:“回清王殿下的话,九皇叔在两位王爷离开半个时辰后,就到了江南王府。”

天理何在!

“当然是上马车,回王府。”王锦寒甩开太子,急急上了马车:“快,回王府。”

“奴婢无能,查不出来。”佟珏和佟瑶低头请罪,凤轻尘挥了挥手,并没有把这事放在心上。

她肯定能,没有和族人相处,自然没有感情。这么一想,凤轻尘倒是能明白,凤离族人为何排斥她了。

第二天,凤轻尘醒来时,发现九皇叔还在身边,揉了揉眼睛,睡意朦胧的问了一句:“你怎么还在,还不走……”

双方约在有间客栈的玻璃花房见面,这个地方对第一次见面的双方来说很安全。

凤轻尘听到这个数字,也很激动……

崔家的内斗越凶,暴露得就越多,损失得就越多,对他们而言这可是一个好消息。

没办法,在这个狭小、逼仄的空间里,他们能活动的地方实在太小了,而蛇类能行动的空间,却比他们多的多。

九皇叔悲剧了,被凤轻尘的怨念缠身,凤轻尘趁无时咬牙切齿的气道:“你今天怎么不早朝。”

“什么正事?”云潇微微后退,一副防备的样子。

这件事,他们一点消息都没有收到,在杀手界掀起了这么大风波,为何半点不知?

凤轻尘这样的人,绝不可能和李想、蓝依琳一样,那么古怪,更何况这样的凤轻尘很好,。

“下午拷问了绑走她的人,已经可以肯定她是从崔家跑出来的。”不知何时,九皇叔发现,他居然会和凤轻尘讨论了。

她说自己失忆了,一醒来就住在一个大院子里,不得外出,她是偷跑出来的,再问蓝依琳为什么要跑出来,她就喊疼,怎么也不肯说,半句不提崔家的事情,看样子她对崔家很抵触。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九皇叔手上有前朝皇室宝藏的消息。

“大长老,天黑之前,我要看到族内那些怀有二心人的名单。”凤轻尘对大长老说道,怕大长老没有听明白,凤轻尘很好心地补了一句:“宁可错杀,绝不放过。我不希望下一次,我们面对的是四国大军的包围,更不希望我的身份,被四国皇帝知晓。”

她一直觉得凤离族这不好,那不好,把凤离族当成包袱,选择回来也是逼不得已,可直到二长老有死来成全她,她才明白凤离族值得,值得她回来,值得她守护。

“多谢三公子,七天后的诗会我会准时参加。”凤轻尘走了出来,取走桌上帖子。

“姐姐?”周行疑惑,这才多久的功夫呀,凤轻尘就改变了主意。

“这还真是一个不要命的。”两侍卫摇了摇头,没法,只能轮流背着东陵子淳往外走。

很快凤轻尘就闻到了血腥味,并且越来越浓,凤轻尘的担忧也越来越甚,她怕这血是九皇叔的。

凤轻尘倒是颇为尴尬,对于楚长华,她也说不出是什么心里,开始觉得楚长华是个麻烦。

“不好了,不好了,衡芜院起火了,孙少爷被火给呛住了。”

曾经,她经常坐在地上看星星,在战场没有其他的娱乐,工作压力就大,看星星似乎是唯一排解的方法。

“很好,你一直这样下去,本王定能护你一生平安。”他想要一个和自己并肩前行的女子,可真正找到了,他才发现自己舍不得,舍不得她吃苦受累、颠沛流离。

“西陵皇上没有选择。”杀光所有继承人,只有天宇一个,就算西陵皇上再不乐意,也只能让西陵天宇上位,西陵天宇可是他的种。

王锦凌暗赞凤轻尘会享受,比他这个王家家主也不遑多让,王锦凌怀疑,凤轻尘的出身恐怕不像世人所看到的那般简单。

“当然不是,我才不会巴巴地找你这个大忙人,就为了道谢,我今天请你来,是有要事和你谈。”凤轻尘转身,与王锦凌面对面的着着。

这九州大陆,什么牛鬼蛇神都出来了!1151指责,什么都没有了

说不担心那是骗人的,可再担心又如何,周行的事情她管不着,也不能管,最多当没有遇到这个人好了。

苏文清很君子的转过身,凤轻尘不耻的哼一声。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3146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