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敲骨剥髓
作者: 冰清玲章节字数:3146万

而这……恰恰是弘治皇帝所忧虑的事。

…………

大漠的土地,能值几个钱?还有许多矿产,大多数,都在千里之外,运输的费用,就很吓人了。

“什么叫可能?”

胆大妄为,真是胆大妄为。

弘治皇帝心思一动,可随即,更加震怒:“你敢威胁朕?”

可在这天坛之上……却是所有人都吃了一惊。

突兀脸色阴沉,便大笑起来:“和狡诈的汉人,信守什么承诺,你们竟要做汉人的走狗,我便成全你们。”

说着,他气定神闲,朝‘皇帝’走去。

突兀却是面上赤红,因为此刻,皇帝抓住他手腕的手,开始用了暗劲,他发现,自己的胳膊,慢慢的被扭动,他拼命想要抵抗,可是……

无数的禁卫,一个个猫着腰,探着身子,张大了眼睛,将他围了个水泄不通,这目光之中,都带着费解。

这是一种很复杂的情绪。

其他的任何妄念,只会像突兀一般的可笑。

这个如神明一般的男人,如今,成了大漠中的主人,大漠之中,万千生灵俱都在他的一念之间。

第一章送到,求月票。方继藩转身就要走。

他依旧懵逼。

弘治皇帝颔首:“朕一切依卿安排便是了。”

方继藩不禁道:“这什么话,看不起为师?”

良久,他摘下了蛤蟆镜:“臣到底要去做什么?”

求月票。弘治皇帝说罢,却是抿了口茶:“不过……时候还早,那些诸部的首领,还不懂规矩,朕会下旨礼部,先派礼官,让他们学一学。”

方继藩道:“我家里,有个家奴,他倒是极聪明,不如就让他来吧,他懂四五种语言呢。”

方继藩进去的时候,差点打了个踉跄。

现在这些人居然合伙起来,跑来觐见皇帝,再加上鞑靼部,朵颜部,这关外的所有力量,想来……都跑到了大同。

弘治皇帝似乎也为此得意,他叹了口气道:“朕自知,中原强盛之时,他们自要内附,乖乖臣服,可一旦中原衰弱,这所谓的天可汗三字,不过是镜花水月而已,朕得此奏,引唐人前车之鉴,反而更是如履薄冰,忧心如焚了。这大漠的治理,朕一直托付给卿家,现在得诸部推举,对朕如此俯首帖耳,你方继藩,也是大功一件!”

这王不仕老爷,他如此高调,生怕别人不知他有钱似得,这样真的好吗?是不是太高调了。

众商贾纷纷围拢上来,什么叫气派,这才叫气派,王老爷威武,果然不愧是首富,看看人家这做派……

牌子一挂,邓健大吼:“两百万股!咱们王老爷先,谁敢争抢?”

真是大手笔啊。

却在此时,方继藩乐呵呵的从袖里取出一个锦盒来:“说起这个墨镜,儿臣倒是想起来了,前几日,儿臣特意命人,打制了一副墨色的金丝眼镜,这眼镜,还根据了陛下的眼睛度数和偏光,进行打磨,陛下,这眼镜,乃是墨镜和近视眼镜二合一,为了制造这副眼镜,儿臣可是聘请了名匠,单单这成本,就花费了千两,还请陛下,笑纳……”

方继藩踮着脚,出现在墨镜里,在墨镜里,出现了他的影子。

妇人冷笑连连,不屑的看着他道:“你这狗东西,自你来了我们府上,就没好日子过,这鸡飞狗跳的,怎么着,你还想鸠占鹊巢?”

“瞧见他的玉佩了吗?那么大一块,白璧无瑕,只怕价值不菲。”

王不仕摘下墨镜,仔细看,卧槽,还真有。

……………

多少家作坊,年销五万两纹银以上的作坊有多少,每年耗费了多少吨煤炭,多少吨钢铁,又冶炼了多少钢铁,这林林总总的事,到了统计人员们手里,统统化为了最直观的数目。

弘治皇帝心里对此,倒是有数。

弘治皇帝倒吸一口凉气。

社会形态改变了。

弘治皇帝一脸诧异。

这铁路有什么差错,弘治皇帝可要跟你拼命的。

且不说,弘治皇帝只此一子,这祖宗基业,迟早还是要交在他的手里。

这厮虽然总是糊里糊涂,却是极有孝心的,自己几次性命垂危,都是他和方继藩鼎力相救。

朱厚照大喜,忙是道:“父皇圣明。”

可显然,这些土人颇为彪悍,他们发出咕隆咕隆的声音,密密麻麻的土人,便疯狂的集结,有人举起了弓箭。

王文玉双目之中,折射出耀眼的光芒:“这样的宝石,不是我们可以拥有的。”他顿了顿:“你看,这宝石一黑一白,世间,绝无仅有,金刚石质地坚不可摧,这白的,是日,黑的,自是月,日月相加一起,是什么?”

“明!”老李下意识的道。

匠人都是现成的,除了抽调一批骨干,还需再招募一批。

现在,已有许多人回过味来了。

一个神话,已经诞生。

当初太祖高皇帝,转手就讲沈万三给宰了,以至于到了现在,衍生出无数个版本的故事流传。

邓健接到了一封快报。

可是……在这山下,却是一片郁郁葱葱,没有雪,虽然天气依旧寒冷,可是无数林莽,却出现在一行衣衫褴褛的人面前。

不……准确的来说,这里是北黄金洲。

是汉人最大的希望,有了土地,才会有子孙的繁衍,才会有王朝的兴盛!

接下来的安排,就是继续南行,而后,抵达金山,再通过金山的舰船,回到大明。

这一条陆路,算是彻底的走通了。

在后世,则有另一种专家,他们一二三四五六七,口若悬河,大家去买呀,去买呀,结果他自己没买……

……

“那就叫总督东洋西洋南洋北洋镇府司……”

不只是挂了一个修建铁路的牌子,在这牌子边,还张贴了告示。

“这是一个新东西。”王不仕道:“眼下,我大明大量的白银,从海外流入,银价,一年不如一年,再加上银票的流通,互通有无,市面上的银子越来越多,因而,不少人手里的银子,也是一年贱过一年。银子不值钱,为了防止往后,这般通货膨胀下去,难免,人们不敢将银子放在手里储存,而是倾向于,将银子尽速的花出去。”

可欧阳志这些人不同,他们针对层出不穷的问题,摸索出一个个方法,而后,这些新的方法,约定成俗,最后,变成了新政中的规则,随着商业活动的增加,商贾之间的纠纷日渐增多,那么,就需有一个专门调节纠纷的地方,就需要有新的法典。因为大量的人群,开始聚集,甚至有的作坊,竟是让数百人,住在一个年久失修的大宅邸里。

这无数的新规则,还有新的管理,都是欧阳志带着人,一点一滴摸索出来的。

“试一试吧。”

刘瑾则乐呵呵的站在朱厚照和方继藩身边。

杨彪面上,多了几分岁月的痕迹,可他依旧还能飞,而且飞的很高。

飞球开始飞越了山峦,而后……出现在了一片平原上。

方继藩上前来,取出了一根红绳子,道:“谨啊,干爷没什么送你的,这条红绳,是干爷从龙泉观真人那里,求来的护身符,真人亲自开过光的,你系在手上,别怕,它就像为师一样,无论在何时何地,为师都在你的身边。要坚强!”

大家都看着他。

其实在元朝的时候,就曾有艺人,从高大的城楼里,带着最原始的降落伞雏形,从空中落地,以此来博得喝彩。

方继藩道:“陛下……蒸汽火车,是花费了无数的心血才有了今日的投产,虽然这车,是太子殿下领的头所研发,可所动用的人力物力,都是惊人。不只如此,未来铺设铁路,都需训练有素的巧匠,才可做到万无一失。还有钢铁作坊里,无数的匠人就不必说了。”

于是,血水开始泊泊的顺着手腕流出。

贵人开始闭上眼睛,他开始觉得血液中的坏分子开始剥离了自己的身体,这是一个愉快的过程,虽然过程之中,难免会有一些痛苦,可相比于纯净自己的身体,祛除病魔而言,显然,这并不算什么。

血水越流越多。

外头,传来了靴子声。

…………

他艰难的说出这番话之后……

可谁知,梁储居然出奇的冷静。

偶尔,还需相互请教。

他似乎觉得有些粗俗,便忙是噤声,良久,才道:“那狂风,甚至可以将人刮起来,一到了夜里,再厚实的褥子,也抵不住严寒,这一路,两千余人,就冻死冻伤了七八个,至于那所谓的黄金洲,更是遥不可及,卑下人等,自是劝说王文玉,不可再走了,再走,咱们,可都要死在那里,陛下,非是卑下畏死,只是……这根本就是一条死路啊。那王先生,手指头,都冻掉了一截,却还是固执的很,说是……一定快了……快了……就要快到了,卑下不敢隐瞒,卑下和王先生,发生了争执,最终,卑下……卑下……”

香儿的书读的不多,曾经,是自学,可惜这自学的学问,毕竟有限,偏偏她倒好学,而今,有了条件,便更用功起来。

朱秀荣道:“夫君可有心事吗?难道……”她极力想要看破方继藩的心思,便猜测道:“莫非……是当真如外间所言的那样,和女医有染?”

刘家人……这是自己找死啊。

他磕头如捣蒜,哀声道:“臣请陛下饶命。”

须知所谓诗书传家的世族,凭借的,可都是功名二字啊,没有了功名,这诺大的家业,转眼之间,便要丧尽。

“够了!”弘治皇帝怒声呵斥,手一指:“滚出去!”

方继藩继续道:“小梁啊,论起来,我们也是一家人,谢就不必了,我方继藩,不会将你当外人看待的。”

知恩图报,乃是理所当然。

一般情况,能准其设石坊的人家,不是致仕的高官,要嘛,就是立有大功的臣子,最次,最次,也是名气极大,以至于惊动了朝廷的人。

朱厚照幽怨的看着方继藩,接着,低头,划拉着,而后,掏出一样样的东西,依旧用羡慕的眼神看着方继藩:“看……这是腰子……你们在课本里,应当学过吧……这是……”

来报信的乃是梁家的门子,这门子忙是跪下:“老爷,老爷,这怪不得小人哪,这……这是外头传的,外头就是这么说的。”

他捶胸跌足,想到,不知多少人要戳自己家的脊梁骨,心便凉透了。

可梁如莹却觉得方继藩很和气,是个举手投足,都谦谦有礼的君子,因而,时不时的捧着各种论文请教。

梁如莹霎时懂了,痴痴的看了方继藩一眼:“公子……公子是大好人,心怀天下,救死扶伤,天下没有人可以和先生相比。”

看着他认真的模样,弘治皇帝摇摇头,随即道:“朕已给方卿家,定了谥号,又追封了其为郡王,此事,已是昭告天下,诸卿……怎么看?”

弘治皇帝摸了摸自己的额头,感觉要疯了。

绝大多数的知识,都只是出自于理论,她并没实践过。

他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切,倒吸了一口凉气,听了太皇太后的话,骤然,眼泪扑簌而出,上前:“女神医……”

这还不是神医,那么……其他人算什么?

她忙欠身朝张皇后行了个礼,不急不慌的回禀道。

张皇后心里却感慨起来,方继藩这家伙……虽然爱折腾,可这一身本事,还真是……让人叹为观止。

萧敬会意,便忙是弓着身,上前。

......

不过……十之八九,是陛下对于这位叫刘文华的举人,颇为欣赏,明言了要以礼相待,因而,这宦官……显得极客气。

他最遗憾的,就是自己侄子和梁家的婚事,这梁储,乃是吏部侍郎,位高权重,本来能与他们家结亲,对刘家而言,可谓是如虎添翼。

不过今日。

可是,到了他们这地步的人,涵养还是有的,于是默默起身,侧让。

到了这个份上,岂会容的这些妇人们在此放肆。

可是……她耳畔里想到了方继藩的教诲。

可十数次按压之后,太皇太后依旧没有丝毫的反应。

朱秀荣眉头皱的更深。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3146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