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义不得辞
作者: 冰清玲章节字数:3146万

白容愣了愣,唇角微动,但是最后还是没有说什么,只是,等她离开后,悄悄的跟了上去。

他总不能让人这般的污蔑她,毕竟,她一直都是他的骄傲。

所以,他们自然都是魂穿过来的,只不过他跟段红穿越过来后,都还是原本的样子。

父皇虽然一直秀爱他,但是对他也一直都是十分的严厉的,可能就是因为对他抱有太大的希望,所以,便更是请了无数的师傅,几乎教遍了他所有的东西。

不是千寻,那会是谁,进宫提亲,却不是向千寻提亲?

不过,她的眸子深处,再次的隐过了几分期盼,若是她答应了?

而孟冰等到李老夫人离开后,才回过神来,心中更加的惊愕,李老夫人似乎看透了她的心思,似乎知道了什么?

现在凤阑国的形势毕竟还不稳定,而夜无绝跟夜无恒之间也一直是对立,夜无恒的势力也是不可小视的,他这个时候回去,不知道会不会整出什么事情来。

“又拿这个借口来骗本王?”夜无绝的眉头微蹙,神情隐过几分不满,上一次,就是用这样的借口骗他回去的。

头上仍就遮着喜帕,李逸风没有来,她自然不能自己拿掉。

而且,他觉的,以公主跟李逸风还有跟孟千寻的感情,想必早就知道李逸风心中爱的人是孟千寻。

更何况,纸包不住火,这件事情,早晚会穿帮的,就算他们不说,到时候招亲的事情结束了,父亲肯定就会知道了。

“你觉的,这件事情,联系起来,会不会有可能,那个梦小姐现在已经也就十九岁,而北尊王朝的公主应该也刚好是十九岁,而且,两年前,梦家败落的时候,曾经有过梦家的五小姐,并不是梦啸天的亲生女儿,而且还说梦小姐已经找到了自己的亲生父亲。”李赢脸上的神情隐隐的多了几分复杂,若是把所有的事情联系在一起,似乎便有着一个天大的秘密慢慢的浮现而出。

但是,若是那个人她爱的不是你,那么做,便只能是两个人都痛苦。

秦敏儿反正是不说话,只是静静的站在李赢的身后,不过,这会倒是没有刚才那么紧张了。

此刻,这个男人再说起这种话,众人便都没有怀疑了,毕竟现在花断尘的表现也实在是太过明显了。

“你这个无耻的男人,我虽然是清令馆的人,但是我也是有原则的,像你这种感情的骗子,我才不稀罕呢,你想吃回头草,我还不原意呢。”他那一拳挥下后,更是一脸愤怒的低吼。

不管她是不是他们真正的女儿,但是,不可怀疑的是,她是一个公正,善良的女孩子。

“但是,我心中毕竟有些疑惑,所以便忍不住的去关注着这件事情,结果发现,她跟我以前认识的江湖流浪女不管是神态上,还是气质上,或者是说话的语气上,都是完全的一模一样的,而且,她的手心有一颗红痔,这一点,也是完全的一样的,所以,我心中更加的怀疑,所以才去暗中调查了这件事情,结果,便让我发现了、、、、”

若是她以前的身份公开了,那么李灵儿以前的事情也就瞒不住了,虽然说当年梦啸天把李灵儿抢回去后,并没有真正的侵犯到李灵儿,但是若是这件事情,传了出去,毕竟会引起不小的波澜。

她记的,当她第一次跟着孟冰进宫的时候,就是现在的这副容貌,当时,除了夜无绝跟李逸风,并没有知道,她就是梦家的五小姐。

“皇上,那尸体就是在梦小姐的房间的后面发现的,而且,体型与身高又是极像,还有一点就是,依腐烂的情况来看,那尸体应该差不多刚好两个多的时间。”花断尘听到李灵儿如此说,心中暗暗有些担心。

他们的皇上是何等威武的人物,何时受过这样的威胁呀,这个花断尘,实在是太过分了。

聪明如李逸风自然立刻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哎。”李逸风对上她那一脸的担心,心中不忍,但是,他知道,这个时候,绝对的不能露出任何的异样。

“娘,没有想到,儿子在你的心中、、、哎、、”李逸风微微的垂眸,神情间多了几分可怜,那语气中也更多了几分伤悲。

“父亲的脾气,你是清楚的,现在,娘亲的意思很显然也是向着父亲的,所以,这件事只怕真的难办了。”李赢的脸色微觉,神情间隐过几分凝重,虽然他知道李逸风的情形,但是父亲跟娘亲这边显然是打定了主意,他也没有什么办法呀。

至于第场的,却又都是高手,除了他跟月无双,再就是凤阑国的二皇子的那一组,还有三皇子一组的,再就是皇浦王朝的皇上。

所以,他便被传的越来越神秘,越来越厉害,但是,他真正的武功如何,谁也不知道。

孟千寻的身子下意识的微颤,突然感觉到一种酥麻的感觉从她的耳根传开,那种感觉熟悉,却又陌生。

“你放心,本王当然不会让你嫁给别的人男人,就算是招亲大选,就算参加的人再多,本王也绝对会是最后的胜者。”夜无绝脸色微沉,一字一字慢慢地说道,那话语中是绝对的自信,绝对的狂妄霸气。

“那是当然。”孟千寻还毫不谦虚的应着,那就理所更叫一个理所当然,当人不让。

“这个,我明天再给你。”段红却没有直接的回答他,而是微微一笑,卖起了关子。

所以,此刻当段红的手紧紧的搂向他的脖子的时候,他只感觉全身似乎被着什么恶心的东西一下子缠着了一般。

她这么问,怎么是有原因的,若是赢儿知道了这件事情,便代表着风儿也知道了这件事情,那么此人查到的结果,可能就未必是真的。

要不然老头子也不会这么的生气了。

更不明白父亲到底是怎么知道的?

若是她答应嫁他,他可以立刻娶她,一刻都不会等,便是关键时,他知道她根本就不可能会答应他呀。

“只是朋友?你都拉着人家的手,深情款款的说要娶人家了,还说真中朋友?”李老爷子听到李逸风这话,火再次的冒出来了,“行了,李管家都跟我们说了,你也别想再瞒着我们了。”

李老夫人看着他离去的身影,脸上慢慢的多了几分凝重,看来,她对这个儿子的事情,似乎了解的太少了。

她对他,绝对不会那么的无情的。

“对不起,花公子,公主若是见你,自然会让人去传召你,若是花公子没有收到公主的传召,便说明,公主没有要见花公子的意思,所以,花公子还是请回吧。”

侍卫仍就是一脸的冰冷,没有任何的情绪,那声音中也是完全的拒绝的意思。

“不可能,你不通报,你怎么知道公主不会见我,我可是有要事要见公主,耽搁了你担的起吗?”花断尘看到那侍卫的态度,脸色不由的一沉,也不再求他了,突然狠声说道。

他到底是怎么想的呀?

他此刻,那样子,是说有多严肃,就有多严肃,就差跪在地上了。

那他的爱,会不会太廉价了。

“是呀,公主到现在,都还没有出声呢?”更有人忍不住的疑惑。

众人随着那声音,慢慢的转身望去,然后,便看到一个极为妩媚,风情万种的、、男人,不错,正是一个男人,一个如假包换的男人。

花断尘想到这种可能时,脸色愈加的阴沉,一双眸子中似乎微微的多了几分狠绝。

孟千寻愣住,对于财富,地位什么的,她觉的,根本就不重要,她要的只是一份平平淡淡的生活,若是现在让他们一家人,到一个宁静的地方,过着平静的生活,她就觉的很满足了,而且,那也一直都是她一直以来的愿望,她从来没有想到去争什么,更没有想过要得到北尊王朝的什么。

“来人,拿纸笔来,朕现在就下旨,将朝中的事情全部的交给千寻来处理。”北尊大帝慢慢的坐了起来,脸色虽然仍就有些惨白,但是那声音中,却仍就带着那天生的王者的魄力。

北尊大帝微愣了一下,望了雪太医一眼,自然明白雪太医的心思,但是却也没有说什么,只是低声说道,“恩,你下去吧。”

“路将军,这件事情,可是已经积压了三年了,你此刻竟然搬了出来,你这不是为难公主吗?”丞相大人的神色间明显的多了几分不满,声音中也多了几分怒意。

五百万石的粮食,若是真的都分给了百姓,就算明城有五十万的人口,那一个人都可以分到一千多斤粮食了。

“稍后,本公主会特别派人去明城严查,一旦查出在这一次干旱灾害中贪污的官员,绝不轻饶。”孟千寻再次沉声说道夜无绝也会有这么浪漫的时候吗?

进了皇宫,直奔书房,将手中的纸条,全部的都递到了孟千寻的面前。

都会欣慰的接受。

“听你说,本王现在还用的着听你说吗?”不跳字。只是,夜无绝却并没有给她解释的机会,狠狠的打断了她的话,那愤怒的眸子完全的可以将她烧成灰烬了。

而从她那次的话可以听的出,她爱的很深,那般的深爱,不可能是短时间里的事情,所以,他一直都不明白,这到底会是怎么回事。

“只要你说的,我都相信。”夜无绝却是微微一笑,一脸肯定地说道,他对她是绝对的相信的,不管她说什么,他都绝对的相信,不会有任何的怀疑。

孟千寻愣住,双眸微转,再次的望向他,神情间多了几分意外。

此刻,再次说出这样的话时,他突然感觉到心好痛,好痛,一直以来,他都想要好好的爱护她,都不想让她太辛苦,但是最后,却是他自己亲手伤害了她。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3146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