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圣人之徒
作者: 冰清玲章节字数:3146万

毕竟,陛下铁了心要干,谁也拦不住。

“什么其他层面?”弘治皇帝大惑不解。

当然,这个策略的后遗症很大,地方豪强固然可恨,可是用如此残酷的方法,极容易造成天下的怨恨。

………………

弘治皇帝怒道:“你自己口口声声说的。”他趿鞋而起,捋起袖子。

并非是所有的首领,都与突兀密谋。

汉人报复起来,只会知道,是鞑靼人失信于人,害了他们的天子,愤怒之下,哪里会分辨,哪一个鞑靼人可信,哪一个鞑靼人不可信。

这……怎么可能。

首领们顿时一惊,纷纷像见鬼似得,看向皇帝。

懂得思考的人,他的思维,是永无止境的,他总会攀上一个又一个思想的高峰,而站在高峰之下,就如站在这天坛上一般,看着高峰之下的芸芸众生,王守仁的身上,没有锋芒,没有对苍生的怜悯,却只是一个叹息。

过不多时。

…………

这么大的仪式,什么都要自己拿主意,要协调大同的边军,安置前来的禁卫,还有那些该死的太监,礼部那里,又隔三差五,指指点点一下,方继藩可谓是心力交瘁。

不只如此,他还要学习陛下的气度。

方继藩看着朱厚照,心里说,你们父子,不是一个德行吗?

方继藩道:“我想,可能是守仁近来有些中年发福了,面上的肉长多了一些,这才像的吧,你别乱说。”

方继藩咳嗽:“伯安啊,其实,你不想做,也可以不做的。”

方继藩擦擦汗:“我相信伯安,伯安武艺高强,一个可以打二十九个。”

求月票。弘治皇帝说罢,却是抿了口茶:“不过……时候还早,那些诸部的首领,还不懂规矩,朕会下旨礼部,先派礼官,让他们学一学。”

一般的鞑靼人,是不得入关的,必须得有凭引。

方继藩又掏出一个小圆镜,朱厚照戴着,忍不住道:“本宫这些日子,都在忙着书院和蒸汽研究所的事,没想到,你小子,竟还鼓捣出了这么有趣的东西。”

这个时候,大家并不会觉得,对方戴了眼镜,是对对方的不尊重,反正你戴我也戴,来呀,互相伤害呀。

邓健便躬身:“老爷还有什么吩咐。”

王不仕:“……”

“当然。”朱厚照道:“你有本宫的一半,就很了不起了。”弘治皇帝沉默了。

邓健敲着铜锣一路嚷嚷,其实邓健是有很多创意的。

掩藏在墨镜之后,王不仕面无表情。

起初的时候,万万不愿意戴着这金链子,可现在听说,邓健居然要用缕空的金链子,来替换这实心的金链子,他反而觉得不妥当了:“若是如此,岂不是骗人?我王不仕,戴根链子,还需戴个空心的?”

这妇人剜了邓健一眼,却还是觉得这个邓健的来历过于蹊跷,老爷也不知中了什么邪,心里狐疑着,却还是随邓健进了堂里。

翰林们顿时凑在一起,议论纷纷。

“很便宜,才三十两银子……”

当初方继藩推荐自己门生的时候,弘治皇帝,也是这样的表情。

从前至少还有节操,尚且知道,推荐自己的门生弟子。

邓健还是有些不明白:“可是小人觉得……”

弘治皇帝坐下,这一顿好打,如疾风骤雨,打的倒是痛快,唯独这家伙,果然是翅膀硬了,打完了之后,还敢顶撞。

方继藩毫不犹豫道:“回陛下的话,诽谤太祖高皇帝,乃大不敬之罪,十恶不赦,形同谋逆,罪及三族。”

幸好方继藩立即回过神来,朝弘治皇帝娓娓说道:“陛下,儿臣并没有诽谤太祖高皇帝。”

方继藩用余光打量着弘治皇帝,见弘治皇帝认真听着,他才又徐徐道:“可是,此一时、彼一时也,当初天下需要恢复生产,需要安定下来的百姓,开垦荒地。所以,崇尚勤俭,本没有错。只是现在,今时不同往日了。天下的财富,十之八九,都在商贾们手里,商贾们现在心存疑虑,若是不肯将银子掏出来,陛下,现在有数十上百万人,都仰仗着大量的工程和作坊来维持生计,若是商贾们,不将银子拿出来扩大生产,不进行投资,害怕花银子,也学着来勤俭,那么……这天下的百姓,还有事做吗?百姓们的需求,极是简单,不过是有口饭吃而已……”

方继藩道:“他一直都在儿臣府上的奴仆。”

深吸一口气,做人要有良心,毕竟是跟了自己这么多年的人,方继藩背着手,艰难的道:“不错,不过,这只是其一,还有一个更重要的理由。”

方继藩见邓健不在哭啼,背着手走到了窗边上,眺望着窗外的风景,随即道:“你在河西的时候,也见识过不少的商贾吧。”

邓健点了点头:“这……是有的,是有的,他们就是胆小,少爷真是英明哪,少爷……”邓健激动的泪水盈眶,哽咽道:“少爷远见卓识,这世上,没有一个人,可以和少爷相比。”

这叫有所求,所以乖巧几天。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3146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