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萦肠惹肚
作者: 冰清玲章节字数:3146万

蓝弦静静的看着,她知道这些东西给莫放是最好的,前一世,唯一真心爱过融柳的,只有莫放……

融柳死了,已经死了,但活着的人,却更应该好好的,当年那件事情,并不全是莫放的错……

莫庭万分的怨念蓝弦与墨云天在一起,但这个时候他却是身不由己,因为第二天莫庭就被莫家老爷子,一个电话给招到京城莫家老宅去了。

而这一切又发生的太过突然了,蓝弦就是想要反击一时也准备不起来。

或者说她是真的想红的,一连卡了十几条,虽然心里郁闷的半死,可还是乖乖的开拍着。

“蓝弦,你真大胆,不过做好,现在我们被这里的保安盯住了,你说我们要怎么离场。”

一是那套祖母绿的首饰,是融柳的奶奶留给她当嫁妆的,她用不上了,现在给莫放,随便莫放如何处置……

“我教你呀……”

karl看到蓝弦的反应最初是一瞪,紧接着是不敢相信,这个蓝弦居然自己朝前走,完全不管他和身后的设计师。

莫庭一看导演这个笑,再看看自己皱巴巴的衣服,想到刚刚一路走来那侧目的眼神,眼里闪着危险的光芒。

“墨云天,麻烦让让,我和我家小弦的事情还轮不到你插手。”莫庭的语气不怎么好,一点也没有他凭时所标榜的绅士与贵气。

面对这混乱的局面第一个适应的便是蓝弦了,各种侨装打扮的技术让蓝弦成功的避开了记者,去参加各种通告与节目。

莫庭不一样,只是站在他身边,蓝弦就感觉安心。

“谢谢导演。”一听到导演的话,蓝弦立马从雨中跑了过来,全身冷的发颤,一把接过助理递过来的毛巾,将自己裹的紧紧的,双唇白的吓人,正准备往服装室冲,却被任泽宇给挡住了。

看着手中的合约,蓝弦终于相信r&m集团没有玩她的意思。

蓝弦在心中犹豫着。

“导演呢?我要见导演,我爸爸给了那么多赞助费,你们就是这样办事的吗?”

蓝弦与白雪的礼服同时弄脏了,他们能做的就是现在离开,去最近的地方换一套礼服再回来人。

一句话,成功的堵住了白雪所有的问题与不安……

可惜对方却是手一松,没有接过来,神情冷漠的道:“星娱集团涉嫌合约欺诈、偷税漏税,根据相关法律,正式派驻工作小组,进入星娱调查,请你们配合……”

“等,等,等,几位差爷,你们稍等一下,我们老总马上就来了。”公关经理脸色惨白,到这一步,傻子也明白,有人在背后搞他们。

而他们所报的罪名,完全成立。

蓝弦不想与莫庭硬碰硬,后退一步道:“麻烦莫总再稍等片刻,我这样似乎无法出门,就算要去医院也请让我收拾一下,剧组今天就要结束拍摄,我们不会再到这里来……”

“莫总?蓝弦?你们?”剧组的人发现了莫庭与蓝弦,吃惊的叫了起来了,这是神马情况,就牵上手了。

原来莫总的失常是因为那个叫蓝弦的女人,如果是这样的话就好办,要知道这世间就没有莫庭拿不下的女人……

“蓝弦她今天的拍摄结束了,刚回酒店了,要不我打个电话给她?”张导内心澎湃呀。

在月下弹琴的那一幕,是融柳与皇上约定相见的时刻,可就在此之前融柳发现自己的身份,而那时候皇上也知道了融柳的身份。

这个莫庭想必是不请自来了。

“哦,宇泽好厉害呀,你小师妹这个时候都不忘夸你呢。”主持人配合的夸张大叫。

“白雪,我从来没有想过写词、曲,出ep我翻唱。”

听到蓝弦的话,白雪沉默了,同时更加的看好蓝弦了,这么年轻就能将演艺术圈的沉浮的看得这般透,不容易……

说着,就把蓝弦往外拉。

这几个月来,与“融柳”的联系,莫放明白,网络的另一端,那人绝对是融柳,因为他们这间的事情,没有第三个人知道,就是他大哥也不知道……

“蓝弦准备好了吗?”蓝弦来到剧组临时搭建的一个山洞里,导演关切的寻问。

叶灵吓了一跳,立马缩回手,心里更加的不甘了,这个蓝弦居然入了颜总监的眼……

在红地毯上取得的效果,第一时间传回国内,在国内引来众人叫好。

今天上午,没有做避孕措施,蓝弦也没有吃避孕药,不知道这一次能怀上一个不,对于孩子,莫庭是相当的期待……

爷爷可是说了,尽快把蓝弦搞定,早日娶回家,可惜蓝弦却还要演戏,莫庭就想了,只要蓝弦怀孕了,肯定没有办法再拍戏了,息影是早晚的……

她想到了……

艺人,尤其是女艺人,最忌讳的就是谈情说爱了,这女主持人这话问得相当的险恶呀。

可惜蓝弦依旧没有同意,在她的经纪约到期的那一天,蓝弦手边所有的工作也结束了,好吧……除了绽放的代言。

蓝弦更加劲爆的说着,她是奉子成婚了……

嫁给莫庭吗?众人却发现莫庭还是和以前一样,完全没有改变,没有婚假,没有蜜月,照常上班呢……

墨云天飞快的后退,不让蓝弦发现的他的存在。

天皇娱乐的总裁顾子寒,融柳身后的保护伞,也就是因为她,融柳才能成为这个圈子唯一一个不受潜规则影响的女人。

这个圈子都是人精,大家都懂的,收了你东西就要为你办事。

a导演的手正放在某艺人的裙子里。

蓝弦的笑,带着一股纯真的妩媚,清澈的眸子,自然的举止,不是这个圈子里的会有的。

“蓝弦小姐,你和墨天王到底是什么关系?”

那么短的时间内,办出一场那么大新闻发布会,请到那么多主流媒体,那可是手眼通天呀。

蓝弦明白美国人的工作作风,平时他们散漫,可一到工作时,却是非常的严谨,没有过多的寒暄,蓝弦酝酿一下情绪后,就躺在了地上……

不过莫庭尊重她,她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单方面的享受着莫庭的宠爱。

蓝弦是吗?虽然我们没什么仇,但因为你我损失了一颗棋子,既然如此,你也就拿点东西出来换吧……

轰……一直注意着二人谈话的艺人与经纪人同时看着蓝弦与王亦诗,眼里似乎闪过什么。

她可是陪了那几个老董好几天才换到的,而蓝弦吗?听说是颜总监与邵总亲点的,这样一个人背景之大不是她能得罪的。

林宗儿的样子本身就甜美,这失礼的动作她到是做出了七分自然,三小不好意思……这个圈子呀,个个都是演戏的王者……

“啊?墨前辈,你说什么?”蓝弦这下可真是真情演绎了,相当震惊的看着墨云天,如同星辰的双眸全是墨云天笑而不语的样子。

这么好的机会,她要放过就是傻了。

呜呜呜……

墨云天特意找了顾子寒,说无论如何请顾子寒照拂蓝弦一二,与融柳无关。

是的,天皇巨星融柳小姐愤怒了,相当愤怒的那种……

“蓝弦?出了什么事了?你别吓我?”白雪一听,全身一个机灵。

警方初步认定为情杀,疑其凶手为r&m总裁莫庭的弟弟莫放。据悉,莫放先生曾多次在公众场合表示对融柳小姐的爱慕,均被融柳小姐发好人卡以予拒绝。

经本台记者多方探查,得知莫放先生曾有精神病史,此一次极有可能是莫放先生求爱未果,精神上受了打击,被拒后一时无法控制自己的行为机……”

不过她蓝弦只是平民小百姓,她不想和这些豪门贵子多接触,同样也不屑把自己身上小老百姓的习惯给改了。

“莫总?你怎么会在蓝弦家?”墨云天同样震惊的反问,莫庭和蓝弦绯闻是真的吗?

蓝弦陪着莫庭周旋了一阵,确保众人都明白莫庭与蓝弦有关系菲浅后,便拿着一杯酒,静静的坐在角落里的沙发上,当她的乖女孩。

“蓝弦,你要这么悲观吗?也许他不一样呢?”白雪本来是想劝蓝弦不要陷的太深,可蓝弦这一话一出……

而做为一切事因的主角莫庭莫大人,此时正郁闷的在自己的办公室批阅着件,把最后一叠件处理好后,已是七点了……

“好吃就好,不往我特意让人从法国空运过来。”莫庭一边笑一边盯着蓝弦。

而因为松露的事情,蓝弦已经没有吃东西的想法,和莫庭在一起必须时刻打起精神。

在同等实力情况下,你付出的多,当然倾向你的可能性就大了。

蓝弦说,中国人最重感情了,众位今晚的帮助,她铭记在心……

“总裁你真没事吧?”风子颇为担心看着莫庭,他很少看到莫庭这么消沉的样子,隐隐有几分不安。

国际知名大导演与新晋金棕奖影后,这话题要的……

蓝弦站了起来,对着众人深深的鞠躬,没有任何理由与解释,转身一个人默默的离去。

“你难道不知,身为艺人,你应该提前到吗?”

蓝弦轻扬美目,不经意听到玻璃墙外有人走来,双眸瞬间蓄着水珠,看着叶灵,看似倔强实则受尽委屈的说着:“灵姐,我上通告没有迟到过。”

“很不错,这年头像你这么有耐心的年轻人不多了。”莫老爷子一脸的严肃,其实他心里早就乐翻了天。

对,告诉莫老太爷,莫少似乎为一个女艺人动心了。

现在,蓝弦提名金棕奖,而莫庭要各大报社,把这事大肆报道的要求也发了下来,报社怎么会不给力呢,这绝对是热门呀。

说到电视剧的剧本蓝弦就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头痛,她最近手上也有几个电视剧的剧本,可不是偶像剧就是清宫剧。

事际上莫庭想多了,蓝弦之所以这般客气是想早早的打发了墨云天,她身上的红肿的确有些痒,去医院看看也好,有莫庭保驾护航,记者们也不敢乱写。

莫庭不想问,问出来会失风度,可看蓝弦与墨云天瞬间亲切起来的样子,不得不说心里有几分酸……无论莫庭有多么的愤怒,蓝弦要去美国拍戏的事情,已经成了定局,无法改变……

蓝弦,绝对不是一个玩物。

想到这里,蓝弦不仅没有羞恼的感觉,反倒是觉得大大的松了口气呀。

蓝弦今天拍“蛊窟”那一幕,讲的是小七在一个封闭的山洞里,被百虫蛰身,到时候演小七的蓝弦身上会爬满虫子,眼里,鼻子里,嘴里全都有……

这一次之所以会将夏绿拿出来,并不是karl认为蓝弦可以诠释夏绿的意义,可以展现夏绿的美,而是karl在听到蓝弦是莫庭亲点的时,特意拿出来为难蓝弦的。

有点单薄但却有一种让人说不出来的韵味,只一个侧身也足够吸引人,这种感觉墨云天只在融柳身上看到,那个无时无刻360度完美的女人……

要知道无论墨云天在荧幕上多么的温柔多情,甚至被誉为深情天皇,但圈子里的人都知道墨云天冷傲到了极致。

“云天,你要去哪,节目就要开播了。”经纪人连忙追上去,一脸紧张的问着,虽说依云天现在的名气,参不参加什么节目都没关系,但接了就不能让节目开天窗了。”

在贴子里细数了蓝弦出道至今的各种信息,媒体说蓝弦是绯闻天后,可是蓝弦的粉丝,却用有力的证据,证明蓝弦是无辜的。

与大金集团扯上,无论你之前的名声有多么的好,都会变得恶名昭昭,成为反问教材,成为观众和圈子里的众排挤的对象。

“可以确定吗?蓝弦很重视,我不希望有意外出现。”莫庭冷傲的命令道,这是蓝弦第一次,这般明显的表现出想要拥有,他绝对不允许有任何的意外出现……

“这样最好了,如果有什么需要的地方,给我打电话,我会去处理。”

蓝弦对那个奖项很重视,他不想要有什么误差。

蓝弦本不想理会,可不想却有人送了一个话筒给她,而且一副,我警告你,小心点的神色。

蓝弦算什么?就算曾红过一阵,也只是一个三流的偶像明星罢了。

他的确是不担心,以那人的能耐想和他斗还远着呢。

影不再言语,只是静静的看着手中的剑,对于其他的,他从未担心过,虽然宇家族斗争激烈,但远比不上皇家的斗争,他虽未涉足过,但一直待在轩辕晗的身边看到的并不少。

他该明白的,父皇一直都是喜欢皇兄多一些的,父皇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特别宠爱他的呢?对了,他知道了,是从那场刺杀过后,从那过后,父皇就暗示他将来一定能继承大统,他将来一定能当皇上,所以他才会得意忘形。

“免礼”

知心挑了一间离轩辕晗最远的房间,一个人坐在那里,除了偶尔吃黑衣人给她带来的食物便一动也不动。知心痛恨自己的草率,痛恨自己因轩辕晗而迷茫的心,痛恨自己再次来到这个地方,她现在在这里所想的一切与山上所想的一切完全想反,在山上她想的忘记与重生,而这里,她想的过往与伤痛。

她该怎么办,她该怎么办呀,走?来了还走得了吗?留?留下来,继续心痛到死吗?为什么在青州时,她认为自己可以坚强的面对了呢?

轩辕晗带着知心,不顾门房的阻拦,走了进去。“告诉你们夫人,秦知心来访。”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3146条评论
  • 最新评论